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聚聚玩 石頭村
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懂懂日記:賤

2016年02月16日 網賺問答 懂懂日記:賤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226 views 次

春節聚會

 

上周,文章后面有個評論:不喜歡懂懂這個人,喜歡懂懂的文章。

此人是誰?

我初中同學。

多少年沒見過面了?

18年。

關于他的記憶非常模糊。為嘛呢?他是初三插入我們班的,復讀生,我們只有一年的交集。為什么突然又有了交集呢?

2015年春節,班長建了微信群,有個女生蠻活躍的,問了一句:咱班有沒有土豪了?

有幾個人一致推薦:劉志。

聽說,劉志發財了,還開著寶馬回來的,寶馬520,在城里這可能不算啥,在農村這就是爆炸性新聞,我們初中同學里,有60%是在農村的,要么在家種地,要么在外打工,能闖到縣城的就算脫產了,脫產就是城里人的意思。

在農村,車子能超過7萬元,這就算好車,我那輛捷達曾經是我們村最好的車,就這么落后……

寶馬,聽起來沒啥,其實離我們很遙遠。

劉志怎么發的財?當兵以后去了上海,從學徒工做起,竟然開了一家印刷廠,規模不算大,一年有幾十萬的利潤。

我們是一群窮怕了的孩子,我們習慣性的崇拜有錢人,看到那些女生拍馬屁的樣子,我總覺得有些荒唐,我再深入想想,我為什么會看不慣呢?難道是吃醋了?

她們不稀罕我。為嘛?

我住在農村,在她們眼里,我也是種地的,偶爾趕集遇到同學,他們最常問的一句:在哪干活?啥時走?

意思是啥?你在哪里打工?是回來探親還是干啥?什么時候再走?

我就敷衍兩句。

在微信群上,我幾乎不說話,靜靜地看著他們的表演,大家要么曬酒席,要么曬紅包,要么就是拍馬屁,偶爾劉志還會發個100元的紅包,的確很敞亮,看到劉志的表現,我仿佛在照鏡子,在一個圈子里,男人千萬別太出風頭,雖然容易吸引到女人,但是也容易招惹到男人。

例如,他就招惹到了我。

但是再深入想想,咋招惹到我了?打我了?罵我了?都沒有,可是我就看不慣,是嫉妒?

正月初二,我在家喝了點酒,看他們聊得火熱,在談同學聚會的事,有人提議在鎮上,有人提議去縣城,劉志提出不管去哪,他負責買單。

我調侃了一句:那肯定是去世紀大酒店,否則配不上志哥的檔次。

他沒意識到我是在調侃他:你們定,聽你們的。

我問,到時能坐坐你寶馬不?

他說,這不叫事。

我說,那我提前洗洗褲子,否則給弄上泥巴了。

他說,在上海,我都當貨車用。

我說,有錢就是不一樣。

他說,哪有什么錢,混口飯吃而已。

我說,咱班女生都悔青了腸子,要不是都生了二胎,早就哭著喊著要嫁給你了。

他問,你在哪工作?

我說,在村里,準備當書記呢。

他說,挺好,挺好。

關于同學聚會的事,雷聲大,雨點小,大家都忙得要命,誰沒事搞同學聚會呀?何況還要跑到城里去,人生地不熟的。雖然我在縣城混的不怎么樣,但是每次回到農村,我總覺得跟農村的同學有了隔膜,當然見了面依然非常熱情,至于說深交,不現實,沒有太多共同語言。我們同學里的確有個土豪,2008年就買了A8,真正白手起家,也是趕上好時候了,做的地瓜干出口,初中同學里我只跟他有來往,這家伙土不?真土,關鍵是他承認自己土。

不像劉志,明明土,非逞豪!

有四個同學去找劉志玩了,兩個女生,兩個男生,應該是兩個婆娘,兩個爺們,都30多歲的人了,在雪山上喝的白酒,吃的炒雞,在群上發照片了,說是比五星酒店消費還貴……

他們坐了寶馬,紛紛在群上曬寶馬的照片。

其中一個女生說,比A6舒服,她結婚時坐的A6,說是A6顛得屁股疼。

我心想,這個婆娘為了拍馬屁盡說瞎話。

我調侃了一句:有痔瘡要少喝酒,否則坐什么車都顛得屁股疼。

我給真土豪打電話,問他對劉志還有印象不?

他說,好象有那么一點點。

我說,牛B大了,現在全班圍他轉,我在調侃他。

他說,你真有閑心,做點啥不好呀?就知道胡鬧!你看看他忙不?不忙你約出來一起坐坐,也許能聊出點事呢。

我說,他現在牛B的不得了,約不來,我也沒興趣約他。

他說,可別,人家畢竟是在大城市,比咱見識廣,咱要多學習。

掛了電話,我還是蠻佩服土豪的,他沒有分別心,別人裝B也好,不裝也罷,他都很虔誠地愿意見一見,聊一聊,而我卻沒有這個想法,只是一味的調侃諷刺,當然也不能說土豪沒有分別心,例如誰拉他,他也不進同學群,因為他不希望同學走近他,除非是他認為有用的,大家也不希望他進群,差距太大,沒法聊,反而都尷尬,他也知趣,我問過他,他說自己沒有微信,不會玩,其實他有!

春節期間,同學群特別的火,每天上千條信息,真能聊,整天就是圍著那輛寶馬說事。有天我又喝了點酒。

我故意發了幾張內飾的照片:今天去做了全車內飾鍍金,花了3萬塊錢。

有人問,A6?新提的?

我說,明年好好賺錢,爭取換輛寶馬520。

劉志問,你這是A8吧?

我說,太顛,準備換掉!

我最擅長的是:諷刺、打擊、挖苦,車子不是我的,是土豪哥的,土豪哥做鍍金真花了3萬,還被我嘲笑了一番。

劉志不知不覺就被我引到套里來了,從那以后他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,不再曬車了,只是偶爾還會有人提起寶馬,劉志都會把話題岔開……

我給土豪打電話,講述我的戰果。

他笑著說:你無聊不無聊,這有啥意思?

我說,可有意思了。

臨近正月十五了,又有個女生問了同一個問題:咱班有沒有土豪?

大家又提到了劉志。

劉志急忙回答:不敢當,不敢當。

那女生在鎮上郵局工作,問:劉志,幫我完一下存款任務吧?

我順便調侃了一句:多少任務?太少不值當的。

她說,30萬。

我說,這不叫事,志哥,馬上。

劉志說,剛開春,資金比較緊張,等秋天的時候我幫你完吧。

我說,先挪挪,幫同學要緊。

劉志私聊我:你就別調侃我了。

沒多久,劉志退群了。

我一看,沒樂子了,我也退群了,不是說不珍惜同學友誼之類的,而是每天近千條信息,我實在是崩潰了,全是吃喝調侃,沒啥意思,平時我都是用電腦登陸的微信,也無法屏蔽。

也算是不打不相識,劉志竟然開始關注我的文章了,只是他發自內心的討厭我,他可能是真的想念老家這群同學,想好好表現一番,結果被我給攪黃了,后來我向他道過歉,他說原諒我了,不過看留言,還是一肚子氣。

我們總是喜歡念舊情。

其實舊情就是舊情,是過去的感情,未必會持續一輩子,人一旦拉開了距離,就沒有感情可言了,當然見了面肯定是客客氣氣的,至于說跟小時候一樣玩得那么親密,基本不現實。我們班有個官二代,現在當副科了,聽起來官很小吧?在一個縣城就是副局長了,我去找他都要戰戰兢兢,他壓根不跟我們玩,我多次走到他單位門口想給他打個電話,硬是沒敢。

有個讀者,嫁給了美國人,她在群上曬幸福,說:他說要愛我一輩子,會陪伴我一輩子……

我問,你會愛他一輩子嗎?

她說,我會。

我問,他給你媽一個耳光,你還會愛嗎?

她說,他不可能給我媽一個耳光。

我說,只是假設。

她說,美國人是不崇尚暴力的。

我問,假如你成了植物人,除了眼皮其它的都不會動了,他還會愛你嗎?

她說,會。

我問,你全身開始腐爛了,只剩頭了,他還會愛你嗎?

她說,應該會。

我問,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刻薄?

她說,有點。

我說,我要表達的意思蠻簡單,一切情感只是當下的感覺,是建立在彼此匹配的前提下,一旦有了勢差,什么情感都會出現破裂,一句俗語就可以給你答案:久病床前無孝子,久貧家中無賢妻。

她說,不,我們是一輩子的。

我說,你現在的一切說辭,都是當下的感覺,你不知道你未來怎么想,懂嗎?就如同你當年戀愛的時候,你無法想象今天你會嫁給美國人。

她說,這次,我是真心的。

我說,我有個隊友是婚禮主持,他的本職工作在民政局上班,他跟我講,他主持的婚禮接近1/3離婚了,當他在民政局大廳遇到這些吵得翻了天的夫妻時,總想起他們在婚禮現場發的誓言,很恍惚。

勢差是個很神奇的玩意,例如她是89年的,對方是67年的……

如果問一個男人:離過婚的女人你要嗎?比你大,還帶個孩子。

99%的男人回答是:不要。

假如是趙薇要嫁你呢?

我不是掃她的興,是故意調侃她的矯情,老頭死了你還嫁不?你是否再也不會愛上別人了?

我這點不好,總喜歡去給人家的表演潑冷水,這也是為什么劉志如此討厭我的緣故,因為劉志的寶馬,我們班有兩個男同學去了上海,在他的工廠上班。

這就是寶馬的威力。

從鄭州往回走,我越想越覺得那句話有力量:別人為什么不跟隨你?因為你不夠強大。

這話太有道理了。

這句話,我還聽一個人講過,劉一秒,在談到親子教育的時候,他認為親子教育的核心是引導,引導的前提是父母比孩子跑得快,自然而然的實現了耳濡目染,你自己都沒行走過世界,給孩子談什么世界觀?所以劉一秒是堅決反對女人在家做全職太太的。

對!

只要你足夠強大,員工、同學、父母、兒女都會被你引導。

我問了大家一個問題:假如我開著法拉利去找你們,你們會不會格外的重視?會不會跟我的車子合影?

答案全部是:YES。

車子實現了一個什么功能?給了我們上一個階層的標簽,所以在培訓圈里的說法是:當你能買得起捷達的時候,買A6;當你能買得起A6的時候,買寶馬740;當你能買得起寶馬740的時候,買奔馳S600……

要讓自己的標簽領先于自己。

有什么好處?

人們習慣了為自己的仰視買單。蘇引華買了那輛喬治巴頓,N多人想去合影,他推出了一個套餐門票,3000元可以坐一坐、合個影、拍拍方向盤,同時可以聽一場蘇引華的演講。知道賣了多少張門票嗎?1000張!

車錢出來了!

幫主曾經有一個觀點,100萬創業應該拿70萬來買車,當車子有了,銀行貸款就有了,員工也有了,客戶也有了,特殊政策也有了……

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批判這個觀點,認為人咋能這么虛榮呢?當然幫主是不會生氣的,我們是拉薩隊友,很鐵。

王銳當時也買了一輛A8。我問他為什么選A8?

他不是為了做生意撐門面,而是覺得車子換來換去更浪費錢,不如一步到位。是不是真的一步到位了?現在他又開始考慮換車了。

沒有一步到位這一說,車子買了就后悔,不管買什么車。

為什么后悔?

后悔自己買便宜了。

就如同我們處于青春期,鞋子買來很快就變小了。而他們呢?則是直接買大一號的鞋,越穿越合適。

我一直不承認自己俗,但是從我看待蘇引華的態度,我覺得自己是俗的,當時他開奔騰B70的時候,我根本沒把他當回事,我們經常在一起,后來發現他換車越來越頻繁,買賓利了,買法拉利了,以前跟他關系很好的一個兄弟想找他當客串嘉賓,他都不敢直接給蘇引華打電話,找到了我,讓我給打。

我答應給打,其實我也沒敢打。

哈哈~~~

同樣的故事,竟然也發生在我身上,今年的正月初五,我在沂南服務區加油,排隊的時候有個人朝我笑了笑,我一看有些面熟又有些陌生,記不準,他仿佛也認錯了人,這個事就過去了。

正月初七,在高中同學微信群上,有個同學問我:正月初五你是不是在沂南服務區加過油?

我說,是呀,你變化太大了,沒敢認。

他說,我知道是你,但是沒敢過去認,因為我知道你車牌。

我說,你這說的啥話?咱是同學,沒有任何隔膜。

他說,不好意思。

他這么說,弄得我很尷尬,我覺得自己沒有任何變化,但是他們感覺我變了,仿佛有了隔膜……

隔膜不在我們之間,而在對方的心里,想多了。

大家喜歡找我傾訴,多是情感故事,甚至很多同學找我傾訴,故事的主人公竟然是另外一些同學,亂不?也不是亂不亂的問題,而是微信太方便了,過去不敢的,今天敢了,僅此而已,而且大家都30多歲了,什么事想不開?

故事一。

A女,跟我一樣大,今年30多歲了,22歲的時候在濟南做家教,大學生嘛,跟男主人好了,男主人是個官員,談吐優雅,是她的第一次戀愛。

后來,女主人知道了,去學校找過領導,還打過她幾個巴掌。

畢業后,A女回老家發展,結了婚,生了娃。在我的印象里,A女是那種標準的賢妻良母,夫妻也很恩愛。

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,突然跟我說起了這些往事。

我問,你傾訴的目的是什么?

她說,我愛他,太愛了,我經常夢到他,可是他為什么那么心狠呢?說拉黑我就拉黑我了,他所有的聯系方式我都找不到了,連家都搬了。

我問,他傷害你那么深,你為什么還愛?

她說,我也不知道。

我問,是因為他的優雅?博學?

她說,可能吧。

我問,你恨過他嗎?

她說,恨,可是我恨不起來,總是想他。

我問,孩子是他的?

她說,那倒不是。

我說,你現在想念的是一個你虛構的人物,是完美化的。

她說,是的。

我說,你忘記不了他,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,就是他處于一個你可望不可及的階層。

她說,有這個原因。

我說,你這病,誰都治不了,你老公知道不?

她說,不知道。

故事二。

B女,貴二代,高中時談過一個體育生,B女后來去英國留學了,有了家有了業還有了娃,是嫁給了當地的華人。

春節回家探親。

體育生喊她聚聚。

啪啪啪……

我問,什么感受?

她說,一點感覺都沒有了。

我問,為什么?

她說,他跟當年完全不是一個人了,現在在化工廠上班,完全是一個民工角色了,問我借錢20萬,說是買房子。

我問,給了沒?

她說,拉黑了。

恰好,米姐寫了一個初戀故事集,是她采訪了N多女人談初戀,故事基本上就這兩個版本,若是初戀如今領跑于自己,那么初戀依然美好,依然想念,若是初戀落魄了?那么初戀只剩荒唐一笑了,甚至行同陌路。

勢差。

這幾天,我自己在家,懶得做飯,我去吃自助餐,自助餐里啤酒免費,同學聚會多選在這里,也便于AA,人均消費88。

隔壁有個桌,是97級的同學聚會,算是我們師哥了,連老師都請來了,為什么如此的隆重呢?因為他們班出了一個真正的土豪,說是在上市公司做副總……

男生,基本上全喝掛了。

誰不希望跟土豪做朋友?想做朋友就要好好表現。我坐在旁邊像看話劇。畢業十年,基本上就拉開了差距,雞跟雞玩,鴨跟鴨玩,階層是不交叉的,即便是看座次也能看出來。

真好,我們高中同學都比較平均,多是公務員,沒有拉開差距,至少沒有大土豪,否則我也要如此獻殷勤了。

旁聽到了一句話,甚有感觸:公務員準入門檻是公平的,但是提拔是不公平的。

恰好我前些日子看過一篇文章,現在網上應該被和諧了,可以百度:馮軍旗博士報告揭密。

是講述了一個博士在縣城做調研的故事,他講述了縣城的官員之間的江湖化,能被提拔的年輕人,多是官二代。

老百姓當上了公務員?

你就安心當個科員吧!

即便是科員,也是貴族階層,至少在北方是如此的。我從來不敢輕易在同學群里亂發言,會影響到個人形象的,除了發紅包,我基本上不說話,偶爾有人提到我文章,我也立馬給岔開,我不希望自己成為大家的話題,我要保持最原始的形象在同學心目中,以后好求大家辦事。

有個女生,在我們這邊教高三,她看到我進群了,一蹦兩三米,大呼小叫的,她天天看,還給學生講我……

我說,姑奶奶,你饒了我吧,盡量少在同學面前提到我,懂不?

她說,我太興奮了。

我說,我不希望被關注。

初中同學大部分在農村,高中同學大部分都在城市,分布在全國各地,與當初報考的大學有關,第一年貌似考出去了七八個,但是只要讀了高中,不管復讀幾年,最終一定會考上大學的。

我說的這個同學當時學習成績一般,后來讀了專科、本科、研究生,不知道有沒有讀博士,然后參加了工作。

我畢業多少年了?

14年了。

時間過得快吧?

回看自己的成長歷程,我告訴自己,一定要把孩子送到好一點的學校,這樣他的同學資源不同。可是我反過來一想,假如他自己不行,同學再牛B也白搭,因為玩不到一起,不會因為說跟你是同學而照顧你什么,所有的感情都只是當下的而已。

同學之間,什么時候才會變得很純粹?

要么,都沒錢,例如我們讀大學的時候,回來參加高中同學聚會,感覺有說不完的話。

要么,都有錢,彼此在一起不談錢,只談人生。

就怕拉開了距離。

我在想,為什么我的文章這么俗?與我所處的階層有直接的關系,我們還處于溫飽階段,不考慮吃飯又考慮啥呢?

談老子?談修行?談佛談上帝?

不現實!

有個小子,90后,今年讀大四,他個頭比較矮,擁抱女生的時候頭恰好撞奶上,個太小,又沒錢,他追女孩再用心也白搭,甚至天天幫女生打熱水,女生也沒喜歡他的……

有個女生跟他講:你個不高,有錢也行呀!

于是,他想賺錢。

怎么賺?被拉著做安利了。

他很用心,挨著宿舍推銷牙膏,甚至為了鍛煉自己的勇氣,在飯點在食堂門口大聲地朗讀。

被冠之為神經病。

后來有高人指點了他:你要有輛車,成為同學們的偶像才行。

自己手里沒錢,怎么買車呢?

當時,P2P不正走入校園嘛,他挨著平臺貸款,各大銀行的無息助學貸款也貸,竟然買了輛車,BYD的S7,10多萬的車子,為什么選這個車呢?他個頭小嘛,肯定選個大車。

買了車以后,他發現整個局面變了。

男生主動靠近自己了,整天問他:怎么賺錢?帶帶我們吧。

女生呢?有事也喜歡喊著他了。

甚至還有了多次車震,跟不同的女生,一年震了20多人次,這數字是他講給我的,應該不會撒謊,因為他手機里有照片,是這些女孩的生活照。

怪不?

女生是喜歡他的車還是他的人呢?

我問,你感覺車上的你跟校園里的你有差別不?

他說,我認為沒差別,但是女生覺得有差別,感覺我在車里的時候特別的高大。

他不做安利了,因為他發現了一個更大的商機,助學貸款,大學生想消費的人特別多,他就幫這些學生做貸款申請,在各家平臺上申請,他拿7個點的提成,例如貸10萬元他拿7000元。

一做,火了。

大學生膽子大,這么講吧,理論上大學生是最守信用的群體,其實是違約概率最高的群體,因為他們不知道違約是個什么概念,總覺得銀行找不到自己。

這個業務越開展越順利……

他想搞得更正規一點,有了公司。

在同學里更是偶像了,甚至學生會邀請他做報告。

有高人又指點了他:你要是能去趟拉薩,就更牛B了。

于是,他去了趟拉薩,從云南出發,一路西上,天天發照片,獲贊無數。

高人又指點了他:你要是能把游記寫成書就更牛B了。

于是,他出書了,出書以后在整個江蘇省的大學里輪番演講。

高人又指點了他:你有公司了,有事業了,有旅行了,有圖書了,要是能再轟動一點就好了。

于是,他選擇了跟我一起旅行,我寫了他,又火了一把,后來他送了我一部華為手機,我一看這小子懂我,我又寫了寫他,他順勢推出了香腸,現在一天利潤4000多,同時有近百位代理。

這都是他的熱身,因為高人的建議是讓他買輛X5,去環駕中國,零首付買,然后去跟紅牛談,讓紅牛贊助。

紅牛最初決定贊助5萬,一看是寶馬X5又是大學生,提升到了35萬的贊助。

這小子推出了一個廣告業務,你想讓自己的廣告跟隨這輛X5環游中國嗎?只需要1萬元,就可以做一個半徑10厘米的車貼廣告。

我一看,這個機會好,我贊助了2萬,要了兩個。

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他拉了123個贊助,車錢回來了,使我想起了蘇引華,這簡直就是蘇引華的翻版。

完全是空手套的。

在群上,我講了一個故事,以前他開S7,我頂多去高速口接一接,現在開寶馬我去哪接?是去臨沭,這是山東高速的入口,我要迎出去100多公里。

我賤不?

當我們對一個人處于仰望狀態時,我們的口袋、褲帶對他都是敞開狀態的,只要你需要,那就來吧。

我們仰望一個人的判斷標準,往往會從他的職位、車子、房子、名氣來判斷,我們壓根不會想這些東西是不是包裝出來的。

只要你有,我就仰望。

我開著捷達去找你,你未必發個朋友圈;我開著法拉利去,你會反復地曬合影,懂懂是我哥們,今天來找我喝酒了……

劉志,你開的若是寶馬760,可能給你跪舔的人就是我,我要反復在文章里寫到,我有個同學,跟我關系最好,從小我們倆就是鐵哥們,他在上海做大了,印刷廠準備上市了,大家要是有想認識他的,找我,我一個電話就搞定了。

我這個賤人!

 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