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聚聚玩 石頭村
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懂懂日記:約?

2016年02月19日 網賺問答 懂懂日記:約?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213 views 次

約不約

 

這篇文章比較低俗,有點像XX小說,又有點像打了雞血的成功學演講,請高雅人士趁早逃離……(沒覺得低俗呢,也沒覺得很有煽動性~)

正月初七,有遠房親戚找我借皮卡當婚車,說是救急,有兩輛SUV去不了,要找兩輛皮卡替補上,要白色的,婚期是正月初八。

太急了。

我有一輛,還需要再找一輛,這個事我有點頭疼。

一方面,正月里,大家都需要用車。

一方面,我不喜歡開口借東西,總覺得低人一等。

我只能找女生借,女生喜歡玩皮卡的就那么四五個人,而且全是紅色F150,顏色不符合要求,另外初八是大日子,一般早就被預定出去做婚車了。

我找到車友會的玲玲,問她能否幫我找輛白色的皮卡?

她說,找蒜哥,他回揚州過年了,皮卡在這里。

我說,我跟他關系一般,沒怎么說過話,他那人比較悶,咱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所以輕易不搭訕。

她說,我幫你問。

一問,沒問題,恰好鑰匙在他店里,去取了,讓玲玲幫我開過來……

玲玲幫我把車子送到洗車店。

我問,現在婚車一般多少錢?

她說,不一定,咱這一邊一般是600塊錢的紅包,加兩條泰山煙。

我說,那你幫我給蒜哥發1000元紅包,回頭我給你。

她說,不用。

我說,車子你開回去,明早5點準時到公園南門集合。

她說,我起不來。

我說,我會打電話叫你的。

初八早上,我4點半就到公園門口了,最早的一個,竟然有人已經在公園里跑步了,真牛B,車子到齊已經6點多了,婚車是寶馬740,米黃色的,去蒙陰岱崮接親,有點遠。

路上,我一直都覺得比較傻,你說我們來干啥?當幫兇?顯得很氣派?

我和蒜哥的車上都有電臺,我喊玲鈴。

她說,困死了。

我說,打起精神,我們是在拍電影,沒看到攝像機跑來跑去嗎?

我結婚的時候,就思考過這個問題,婚禮到底是舉行給自己看的,還是舉行給別人看的?若是給自己看的,就別去搞這些套路,來點創新,打造真正屬于夫妻倆的婚禮,否則全成了表演。

我結婚的時候,是我用小推車把媳婦推回家的。

到了岱崮,一個很偏僻的山村,車子真是進了死胡同,我們這邊接親還有個說法,不走回頭路,不能掉頭,因為路程太遠的緣故,男方省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,就是踩點。

過去我們做婚車是需要提前跑一圈的……

他們沒踩。

那問題就出現了,怎么搞?從小樹林穿過去?寶馬740受不了,托底盤了,那小子貌似是個司機,老板的車,他心疼得要了命,去農戶家借了鐮刀,把那些荊條之類的先割了一遍,怕劃傷了車漆。

我們肯定有優勢,直接碾壓過去,無所謂。

回程,除了寶馬740,我們都是負責拉親戚,我車上坐了三個婦女兩個孩子,也沒有太多共同語言,就是說說客套話,論論輩分,該喊姑的喊姑,該喊舅媽的喊舅媽,全按照新郎的輩分來作為判斷標準。

說實話,新郎我都不認識,因為這遠房親戚實在是太遠了。

把親戚拉到飯店,我們的任務完成了,給了兩個包,每包里面兩瓶沂蒙山、兩條泰山煙,我問玲玲家里有人抽煙沒?她說沒有。

我說,那你把煙酒給我吧。

她說,行。

我拿著去名煙名酒店,換了800塊錢,給她,她不要……

任務完成。

正月初十,蒜哥回來了,那我肯定要安排飯局請他吃飯,問他要不要喊著誰?他讓我喊著玲玲。

我給玲玲打了個電話,就我們三個。

我給蒜哥拿了個茶壺,南方人喜歡喝茶,我對這些玩意沒啥興趣,別人送我的,是不是值錢我也不知道,不過看起來挺牛B的,還有印章有收藏證書啥的。

要喝點。

蒜哥給玲玲倒酒,玲玲捂著杯子。

蒜哥類似哀求的眼神。

我說,山東規矩,倒上不喝,看著。

山東勸酒的規矩類似泡妞,跟女生說,我們去開個房休息一下吧,只聊天啥都不干,女生同意,然后問能不能躺在床上聊?穿著衣服,女生又同意,然后又問能不能脫外套……

最終,就得逞了。

山東喝酒是這樣的,大家的杯子里都有酒,你說不喝也會幫你倒上,開始說的是,不喝無所謂,但是要有酒在杯。

然后再勸你舔一點。

慢慢的,你就喝光了,又倒滿了。

哪有不喝這一說?

蒜哥是90年的,做裝修行業的,主要做木門,至于是自己的生意還是打工,這些我沒有詳細了解過,14年進的皮卡圈,但是我總覺得他選錯了車,玩皮卡的男人多是我這個類型的,有點胖,有點黑,有點邋遢,有點隨性,大口喝酒大塊吃肉,而他呢?細皮嫩肉不說,關鍵是有點娘,稍微高一點點的土丘他都不敢沖,仿佛買了個坦克,純粹是為了尋求安全感的,而不是享受駕馭感的。

這也是我們沒有交集的根源所在,我瞧不上他。

這算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面的交談……

這小子雖然來山東四五年了,但是還是不懂山東規矩,山東的酒場規矩是這樣的,誰請客誰是主持人,客人是不能太主動的,而他頻繁地敬玲玲,忽略了我的存在,仿佛非要把玲玲灌醉,蒜哥每次都是大口下酒,玲玲則象征性的抿一抿。

我調侃了一句:看樣子,今天我是燈泡?!

蒜哥說,董哥,不瞞您說,我真喜歡玲玲。

我說,看出來了。

玲玲說,你喜歡的人多了。

我說,他不像花心的男人,一看就是顧家的。

玲玲說,你問問他自己,泡過多少女生,還能數過來不?

我說,咋可能呢!

蒜哥有點尷尬:那都是過去,以后不會了。

吃過飯,玲玲的爸爸過來接她,剩了我和蒜哥,他提議去他店里喝茶,到了店里,他很正式的握著我的手:董哥,我要拜師。

我心想,這小子是真喝多了。

我說,我除了泡妞,啥都不會。

他說,對,我就學這個。

我說,這玩意不用學,你見誰進洞房還用人教?上去就會。

他說,我喜歡玲玲,一定要追到她,我每次跟她打招呼,她都是高冷的,從來沒對我笑過,但是我發現她在你面前,完全是小羔羊的狀態,你一定要教教我。

我說,我也駕馭不了她,從小在富裕家庭長大的孩子,我們所謂的優勢在她眼里嚴格算不上優勢,我找她辦點事也是戰戰兢兢的。

他說,董哥,你別騙我了,我能看出來,她是真聽你的話。

我說,我也喝酒了,跟你說實話,很少有人敢反駁我,她敢,總給我釘子戶的感覺,我特討厭她,曾經有次把她踢出了皮卡群,平時我一說話她就反駁,但是逢年過節又給我發紅包,一發就發一串,所以我也摸不透她,是敵是友。

他說,董哥,你一定要幫我。

我說,女人不喜歡男人說什么,而喜歡男人做什么,給發個大紅包?

他說,我發了1萬,微信轉帳,她沒點。

我說,你為了泡妞,真是下血本。

他說,董哥,我也不把你當外人,我沒啥不良嗜好,就是喜歡女人,我賺了錢,基本上都給女人了。

他給我看了他的微信聊天記錄,他不僅僅混皮卡圈,還混馬6圈,他泡妞的手段果然只有一招,聊聊感覺不錯,直接就是5000元的紅包。

我心想,真舍得,讓我,我不舍得。

別說給別人,就是給我媳婦,我也要心疼好幾天……

我問,有沒有人拒絕你?

他說,目前只遇到一個,就是玲玲。

我問,你泡過多少妞?

他說,我沒數過。

我問,有沒有妞泡了以后,把錢還給你?

他說,多數會。

我問,她們是什么心理?

他說,意思是說,我不是因為錢才跟你睡覺的,否則我成了啥?

我說,你太高明了。

他說,我好色,但是不是什么女人都追,只追讓我心動的女人,我一直在想,玲玲拒絕我,是不是砝碼太小,但是今天我看到她在你面前的表現,我覺得是我的方法出了問題。

我說,我也泡不到玲玲,所以我壓根就沒往這方面想過,可能是我開車去過幾次拉薩,她沒去過,很崇拜吧。

他說,不是這個原因,你一定有什么絕招。

我說,真沒有。

他說,我是發自內心的拜師,收下我吧。

我問,泡妞,真的這么有意思嗎?

他說,有意思,我就這么點愛好。

我說,你的這個階段,我經歷過,但是我現在覺得這些一點意思都沒有……

我覺得,他真喝多了,應付了幾句,我步行回家,路上我在思考一個問題,這些女生點收款那一瞬間是什么心理呢?是群體年齡決定的嗎?90后的屬性?

我邊走邊發了一個問卷調查,針對我的讀者群,我的讀者里,六成是女的,年齡段是35歲到50歲之間。

我的問題是:有男生跟你聊的不錯,但是沒見過面,突然給你發了一個5000元的紅包,說是新年禮物,你是點還是不點?

答案幾乎全是:不點。

只有一個鄭州的女生,她說:我點。

我們把鄭州的女生炮轟了一通:你咋能這么沒有原則呢?別人的錢咋能隨便要?

那我就產生了一個恍惚,若是把蒜哥放在我們群上,他能搞定這群堅定的女人嗎?會不會吃了一個又一個的閉門羹?

回到家,發現我眼鏡忘蒜哥店里了。

第二天中午,我過去拿眼鏡。

蒜哥握著我的手:董哥,不好意思,昨天喝高了,沒犯啥錯吧?

我說,沒有,我過來坐了一會,就走了。

他說,玲玲的事,你幫我費費心。

我說,我幫不了你,因為我真的駕馭不了她,你是真想娶她,還是玩玩?

他說,我是真的動了心,想娶。

我說,對于玲玲這樣的女生,用心比什么都重要,她不稀罕你那倆鋼蹦,我給你講個故事,我從大理回來的時候,帶了兩個鑰匙扣,手編的,當地讀者送我的,我送了玲玲一個,過了差不多一年吧,她給我發了張照片,背包的,我心想,這是啥意思?背包去旅行?她說,看到了沒?我說看到了,其實我啥都沒看到,后來我才想起來,背包上的那個鑰匙扣,是我送她的。

他說,我說嘛,她喜歡你。

我說,不是這個意思,她真不喜歡我,我只是表達了一個觀點,她喜歡的東西,也許是我們認為無所謂的玩意。

下午打球,我滿腦子都是蒜哥,我心想,這才是高手,皮卡圈里有個叫胖子的,開著一輛黃色的皮卡,顏色超級騷,自己改的色,胖子在群上見誰都調戲,仿佛所有的女生都跟他有一腿,其實胖子得手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。

而蒜哥呢?幾乎沒說過話,卻悄悄地把事都辦了。

這才是高手!

使我想起了騎行圈里的鈴鐺,他也是這么一個人,很少失手,但是鈴鐺靠的不是給紅包,而是慢聊,就是挨著噓寒問暖,每天早上都發早安,給每個女生發,另外長的帥,又是事業單位的,又有飯店,得手率非常高。

鈴鐺跟蒜哥的共性是:從來不吭聲!

讀者群上比較活躍的,多數我都認識,他們有個共性,看似跟誰都很熟悉,其實朋友很少,因為他們是交際花的角色……

這里,我要提到三個人。

一個是賣橙子的,叫紫靈,她幾乎不在群上說話,但是她挨著跟每個人私聊了,給每個人發了一箱橙子。

大家都收下了,也沒覺得需要感激之類的,主要是沒覺得橙子是多么貴重的禮物。

幾個月后,她推出了團購,幾乎所有人都幫她分享了,反正我一刷新朋友圈,全是她的廣告,是大家發自肺腑的愿意去幫著轉,而不是她要求的。

這使我想起了前幾天姐姐們跟我一起吃火鍋,我說今年沒給老師們送禮,二姐很詫異地問我:這樣的事咋能忘記呢?年后抓緊去送,就說年前回四川了,沒來得及。

我心想,這有些多此一舉了吧?

姐夫說:反正你記住一點就行了,你給老師花的每一分錢,都不白花!

我媳婦回四川,也談到了類似的話題,那邊給的建議是:千萬別給老師送禮,送不送都無所謂,另外助長了不正之風。

林溪是做保險的,在鄭州,她進群以后,挨著加了,挨著聊了,然后做了一個表格,把人群劃分為兩類,一類是高于自己的,一類是低于自己的,凡是高于自己的,她每個月都送書,凡是低于自己的,就不送。

結果呢?

業務做得非常好,不僅僅如此,有時我出去玩,我總意外的發現朋友認識林溪,在群上從來沒見他們說過話,咋還是好友呢?

原來,功夫在幕后。

這個故事給了我很深的啟發……

最后一個是朝哥,他是做紅木家具的,他類似林溪的做法,把群友分類了,一類是比自己強的,一類是不如自己的,然后呢?他挨著拜訪,從南走到北,從白走到黑,每次拜訪別人以前都先發個小板凳過去,雞翅木的,我兒子現在坐的小板凳就是他送我的。

這樣的結果是啥?

第一、每個人都針對他的行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第二、很多人成了他的客戶。

例如,上次來的兩個上海的創業達人,他們從朝哥手里買了N串手鏈,一串就是幾萬元,送客戶的。

我一直在想,林溪和朝哥厲害在哪呢?

第一、他們能知道什么人是值得學習的。

第二、他們能主動的為之付出。

而在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里,這是反面的,村里誰若是給書記家送雞蛋,那是受唾棄的,我爹一直都后悔沒送300塊錢,當年要是送300元就可以買個小官,現在村官也是可以享受退休待遇的。

后悔死了。

做保險的人喜歡談曹紀平,連續9年銷售冠軍,若是只有一年應該靠運氣吧?9年呢?山東就沒有人比他做保險還厲害……

他厲害在哪?

我總結的有兩點:

第一、他每天拜訪七個客戶,即便是今天,依然保持這個習慣。

第二、他努力進入各類高端圈子,你可以看看,各類協會都有他的身影,他直接出錢贊助當協會副會長,什么齊魯名人協會之類的,他全是會長角色。

為什么要這些角色呢?

否則沒有理由跟有錢人在一起呀,你看他賣的保險是多少?動輒幾千萬,當時他要贊助10萬元跟著我們去拉薩,蟬禪對他說了NO。

為什么?

蟬禪說,他要是來了,我們所有人都會買上保險。

這就是他的厲害之處。

另外,他領悟到了推銷的真諦,什么真諦?不是硬要你接受什么,而是告訴你,你現在缺什么,可能存在什么風險,分析來分析去,你自己得出了一個結論:買保險是最好的選擇。

例如我以前第三者保險都買30萬的,自從跟他談了談,我就選了100萬或150萬,貴1000元左右,但是萬一我一次性撞死了三個呢?

有可能嗎?

當然,煙臺有個司機撞向了騎行隊伍,一次撞死了N個,400萬的房產接著被凍結了,因為他保險不夠賠的。

若是150萬的保險呢?

他的房子還是他的。

最近,我一直在想四個字:靜水流深。

蒜哥、鈴鐺、林溪、朝哥,他們都算潛水潛得很深的,仿佛沒啥動靜,其實故事早已經發生了,只是從來沒有浮出水面而已。

可以觀察同學群,每天唧唧喳喳的多是草包,當然他們不這么認為,認為自己蠻牛B的。真正的高手是不怎么說話的,但是會通過各方面信息去判斷誰目前發展得比較好,及時對接上,當然公關也要跟得上。

以前上過一節課,是講述能量場的,你是被能量場浸泡還是引領能量場?

我們往往喜歡做后者,仿佛有領袖的狀態。

老師要求每個人寫10個很重要人的名字,可以是親戚,可以是朋友,然后你對他們進行系統的打分,得出一個平均分,再給自己打分。

若是分數高于你,那么你屬于被引導的,你周圍的能量場普遍比較強,就如同把我送到北大去讀書,我屬于被動進步型的。

若是分數低于你,說明你屬于引導型的,你在引導著整個家庭,雖然很有責任感,但是你會非常累。

農村孩子,但凡是能有點出息的,多數屬于后者。

那么,什么模式最適合進步呢?

應該是前者。

例如,我在球館里,很少跟陌生人打球,只跟笑笑打,球館老板總是勸我:你要跟我們這些高手打,雖然你輸得很慘,但是當你再回去跟小伙伴打時,發現他們都打不過你了。

在我的小伙伴圈里,我屬于打的比較好的。

在球館老板那個圈里,我屬于最爛的,昨天我跟老板打,他打了我21比4,還是前面讓了我3個球。

但是,的確使我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東西,例如他幾乎不怎么跑動,他全是靠角度取勝,我跑得都快岔氣了,他依然游刃有余。

那么我就在思考,為什么會這樣?

因為,他給我的每個球都很別扭,那么我會很費勁地回過去,回過去的時候我不可能再講究什么角度、力度,只要能回過去就行,而恰好回到了他最舒服的區域。

我們不愿意讓自己浸泡到高的能量場里,自卑心在作怪,這個想法是錯誤的,但是還是不好意思進入,這也導致我們進入了一個圈子,我們只能跟不如我們的人在一起玩,而不能往上走。

球館里有父子倆,每天下午都去打球,倆人配合很默契,有說有笑,兒子應該也參加工作了,我在想一個問題,若是我父親在這里打球,我會跟他相處得這么親嗎?

我不知道。

我想起了TING提出的那個疑問:若不是血緣關系,你會跟父母是很好的朋友嗎?

這個父親是陽光的、健康的,總是打扮得帥帥的,而且球打的又好,做兒子的很崇拜自己的父親,所以他愿意跟父親交流,父親也愿意教他打球……

類似的場面,我還見過,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的父子,父親一家上市公司,兒子一家上市公司,兒子的公司恰好是父親公司的子公司,這個關系有意思不?父親的上市公司是90年代掛牌交易的,就是需要自己兜售股票那種。

我這么一說,大家就知道是哪家公司了。

兒子比我大幾歲,也算同齡人,他跟父親坐在一起的時候,仿佛是跟企業家在對話,倆人一起探討管理,一起探討經營,完全不像父子,而像倆伙伴。

我在想,我和父親為什么達不到如此的默契?

因為,我說的,我爹不懂,那么我就沒耐心繼續說下去了,只能聊一些家庭瑣事……

說得直白一點,我爹跑慢了。

反過來看別人的父親呢?

是儒雅的、干凈的、得體的,60多歲的人了,非常的有范……

我在想,我的父親呢?

暫且不提儒雅與否,不談得體與否,干凈就是個問題,就是個普通的農民,褲腳上是有泥巴的。

經常,我帶著朋友去我父母家,父母要做飯,我在想,大家會不會介意農村飯呢?上海女孩去江西的遭遇我是非常同情她的,也是支持她的,當你看到被子上油乎乎的時候,你是否還能安靜入睡?

為什么要去思考這些問題呢?

我想到了我的孩子,等我50歲的時候,他是否愿意帶我去見他的朋友?是否愿意讓我陪他打球?是否愿意領著女朋友回家吃飯?女朋友到了我們家,是感受到了邋遢還是感受到了書香氣息?

家是比酒店溫馨還是不如酒店衛生?

我是陽光的?是干凈的?是得體的?還是個糟老頭?

這些,都是需要我去思考的。

在上市公司父子倆身上,我找到了一個答案:身教大于言傳,哪怕父親是沒有時間陪兒子的,但是父親身上的氣息會營造一個氛圍去影響兒子。

我們一提到富二代,就想到了飛揚跋扈,其實富二代的整體素質遠高于農二代。

我們連穿著衛生都還是個檻!

我們需要的不是停下腳步去監督孩子學習,而是需要積極的引導、示范,父親是一個正直的人,兒子會歪了嗎?

我還見過另外一個場面。

我去赤道姐家,趙老師跟我談文學,赤道姐在旁邊癡癡地聽著,她看著趙老師的眼神,完全就是一個粉絲對偶像……

我在想,等我老了,是否依然能引導兒子?能否成為他的偶像?我是否是一個正直的人?是否是一個得體的人?是否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?是否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?

不為兒子是否佩服自己,而為自己是否認可自己的一生。

我跟著趙老師去采訪金城集團的趙總,趙總談了一點,每晚要問自己幾個問題:

第一、今天做的事,對事業是有進還是有退?

第二、今天做的事,對健康是有益還是有害?

第三、今天做的事,對修行是加分還是減分?

仔細分析一下,你會發現一個問題,越是企業家,健身越規律,因為他們懂得經營,經營企業的前提是經營好自己的身體。

再試著想一下,當我們40歲的時候,我們的媽依然美如劉曉慶,她在臺上領獎,我們在臺下是否熱烈地鼓掌?

 

標簽: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