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聚聚玩 石頭村
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懂懂日記:升華

2016年02月23日 網賺問答 懂懂日記:升華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350 views 次

2008年,青島,奧運會的一個開幕式。

表演嘉賓有劉德華……

進場后,我突然覺得這開幕式也太寒磣了吧?就是在跑道上扎了個臺子而已,還要搞CCTV直播?

現場看那些演出,一點感覺都沒有,仿佛是農村的戲班子,但是當我回家看電視重播時,舞臺則顯得那么高大上。

現實跟熒屏的差距?

主持人是白巖松,開場前在反復跟觀眾熱身,叮囑我們,一會領導入場時,他喊一句,我們喊一句,向領導問好。

總使我產生錯覺,這是白巖松嗎?

咋搞這一套?!

劉德華出場時,全場沸騰了,劉德華退場時,幾乎是全場起立,不僅僅是給華仔鼓掌,更主要的是要退場了,來就是為了看劉德華的,劉德華都退場了,觀眾自然也退場了。

劉德華,比我想象中的矮。

目測1米70左右。

我是2006年2月6日開始寫日記的,趕上好時候了,一出道就很熱,那時我是在論壇搞連載,每天N多人回復。

其中有個叫梅濤的,他的回復總使人回味無窮,說的很有道理。

他幾乎是每天都回復。

2008年,飛揚跟我相處以后,偶爾我們也會吵架,飛揚就會去找梅濤傾訴,在她眼里,梅濤是個高人,應該會給出很合理的建議。

這些事,我都不知道。

后來,飛揚成立了一個工作室,做淘寶的,招客服把梅濤招去了,飛揚的意思是反正你在老家也沒啥事,不如到上海來發展吧,雖然是做客服,但是不會按照客服的工資給你發的,合伙制,偶像嘛!

梅濤去了以后,我媳婦感覺到了現實跟想象是有差距的,梅濤壓根不適合做客服,而是整天都泡在論壇上……

她們幾個女生對付不了梅濤,下了班,梅濤也不回去,她們幾個礙于面子也不好意思趕他回去,只能陪著,久而久之,感覺實在是沒法相處了。

給錢,讓他回去。

他,不!

鬧騰了N久。

這些事,我都不知道,有個女生在我媳婦那邊工作,這個女生過來玩的時候,我跟她談起了梅濤,我說這個男人是比較有思想的。

這個女生撲哧笑了,講了來龍去脈!

后來,梅濤跟韋薇結婚了。

韋薇是個母愛散發的人,就喜歡博學的男生,倆人在網上相戀了,沒多久結婚了,結婚后韋薇才發現,梅濤竟然一個朋友都沒有,結婚的時候也沒有一個朋友來,她問梅濤你有沒有朋友?梅濤說有一個,但是韋薇從來沒見過。

最初,韋薇沒覺得有啥,嫁給了偶像,幸福還來不及呢!再說沒有朋友也蠻好,他就有更多時間照顧家庭、陪伴自己了。

可是慢慢的,她發現了問題,就是梅濤總把自己盯得死死的,單位派自己去太原,她晚上必須飛回來,不飛回來梅濤就鬧。

我從來沒見韋薇在外面過過夜,她不敢。

我問,他是會打你嗎?

她說,那倒不會,但是他會折磨自己,鬧上吊,鬧自殺,我看著心疼。

韋薇是個什么樣的女人?沒有分別心,在她眼里,什么人都是好的,這也導致了一個結果,大家都不喜歡的人偏偏喜歡找她,因為在她面前可以找到一種特殊的尊嚴……

我日記下面又出現了一個類似梅濤那么博學的人,這個人叫山獅,剛開始感覺很博學,一接觸感覺挺刺頭的,例如他喜歡挑戰我,有次見了個面,山東區域的讀者小聚,山獅說他為什么喜歡這么搞?他希望激怒懂懂,從而引發懂懂的回應和大家的關注,我心想,你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?你就是真有這個想法也不能說出來。

韋薇喜歡上了山獅。

韋薇覺得山獅博學,性格比梅濤開朗,就當好朋友相處著吧。

可是時間久了,她發現山獅又是一個梅濤。

也是一個朋友都沒有,特別的孤傲,認為自己是最博學的人,不可一世,懷才不遇……

有次,梅濤要求韋薇把微信和QQ刪了,韋薇不刪,梅濤把手機給摔了,第二天又道歉,韋薇剛開始蠻生氣的,后來又原諒了,因為韋薇的性格就屬于母性泛濫型的,這類人喜歡包容,哪怕自己再受傷,也會原諒別人。

這類性格再發展會發展成什么?

會喜歡殘疾人。

有一類女人,專門找殘疾人愛愛。

因為,只有在跟身體殘缺的人在一起的時候,自己的母性才得到無限的釋放,特滿足,不是我編的,可以百度。

韋薇特能忍,哪怕挨了打,她也不說,這些事情是怎么敗露的呢?是一次聚會的時候,梅濤來接她,她嚇得臉色都變了,因為平時出門都跟梅濤匯報行蹤,這次沒有匯報,所以他找了過來。

我們問,會打你嗎?

她說,不會,但是他會瘋狂地飆車,會打自己。

我們害怕她真的挨打,我和媳婦送她到了派出所,然后我們就走了,意思是讓他們在派出所門口接頭。

回來的路上,我說:韋薇真能忍,總說自己很幸福。

媳婦說,她挺可憐的,應該離婚。

我說,她不可能離婚。

媳婦問,為什么不離?

我說,她從小在殘缺的家庭長大,所以她內心再苦,也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,這是她的初衷,也導致了后續。

我們就慫恿韋薇去看看心理醫生,疏導一下,因為我看她瀕臨崩潰的邊緣了。心理醫生沒有給她建議,只是讓她講述自己從童年到現在的經歷,只疏導,不建議。

韋薇問了一句:懂懂說我吸引孤僻的男人,這是為什么?

老師說,因為這些男人的自尊只有在你面前才能發光發熱,而別人對他們只有冷嘲熱諷,所以一旦他們遇到了你,就會有找到知音的感覺。

一個人若是真的沒有分別心,沒有好與壞,表面上有了佛性,但是回歸到現實生活,你會活的很累,勞改人員沒人敢聘用,你敢,理由是要給他們改錯的機會,他們偷偷地拿財務上的錢了,你原諒他了,最終把公司的卡車給開走賣了……

我每天都關注評論,也會關注熱門評論者,我會通過這些評論去推測這些人物的身份、高度、職業。準嗎?

基本不準!

例如,有個男生總是在回復里提倡廢除婚姻制,博得了N多人的喝彩,他信仰的是愛情,當然幕后的故事我是知曉的,剛離婚不久,而且是被起訴離婚的。

我就在想,人們為什么會關注另外一群人?包括關注我。

因為,這些人不是正常人。

正常人的觀點,沒啥新鮮的,大家都熟悉,也就不會有驚艷的感覺,恰是那些經歷獨特的人,他們談到的觀點才是奇葩的,才是吸引正常人的。

2015年去泰國,有個隊友叫奶爸,去泰國以前我就關注過他,蠻活躍的,總是跟人談孩子教育,談如何帶孩子,談婚姻,談事業,談愛情。

我心想,這應該是個多么忠貞的好男人?

到了泰國,特別是去了芭提雅,大家玩得很HIGH,我就詐奶爸:聽說你去找小姐了?

他說,沒,沒,沒,咱是好孩子,去看表演了。

我知道他去找了,因為導游有提成,導游告訴我了。

蠻好玩的一個男生,特樸實,在裝修行業做水電工的,我就在想,就是這么一個人,竟然有百萬粉絲……

有人懷疑他的學者身份嗎?

沒有!

我問,你帶過孩子嗎?

他說,沒有,我覺得奶爸給人很陽光的感覺,我就起了這么一個名字。

奶爸,在一個隊伍里總屬于被拿來開涮的,性格很好,但是我實在無法把他這個形象跟一個大V聯系在一起,何況他混的是知乎,據說是中國智商最高的平臺,可是我又反過來一想,一個男人裝女神,起了個名字叫:童瑤,竟然把知乎網友騙了個遍。

這智商到底是高呢,還是低呢?

通過奶爸,我就意識到了一點,一個人只要善于表現自己,擅談大道理,一定是可以獲取無數粉絲的,就跟王通給偉大的建議一樣:你堅持每天寫一篇專業文章,哪怕是改編的,署上自己的名字,一年后,你發現別人一提到你,就倆字:專家!

去臺灣的時候,有個隊友叫劉立柱,要是看他的文字,那是非常睿智、犀利的,但是接觸這個小伙子呢?感覺特別內向、靦腆,幾乎不說話,也沒有交流,臺灣隊友回來以后偶爾聚聚,他一次都沒有參加,仿佛沒有去過一般……

去羅布泊的時候,要檢查身份證,有個女隊員特別緊張,問沒有帶身份證行不行?我說這個事我也不知道,你問問領隊吧?

另外,我們出門在外,咋可能不帶身份證呢?咋住的酒店,對不?

我覺得她有事,但是又不像,如此清秀俊俏。

私下里,我問領隊:劉X娟啥事?那么緊張?

他說,她在服刑階段。

我問,犯了啥事?

他說,合同詐騙,親戚開了個公司,讓她做法人,結果牽扯進合同詐騙了,緩刑,她需要定期去報到,可能有要求不能到敏感區域吧,例如邊界之類的。

這個事,一說就很明了了,她是受害者,應該沒啥吧?

但是很微妙的現象就出來了,雖然她只告訴了領隊故事的原委,領隊也承諾不告訴任何人,但是人人都知道了,只是都裝的不知道,我以為領隊只告訴了我一個人呢,我覺得吧,知道了也無所謂,小女生又不壞,一眼就能看穿……

不過,女生們在有意無意的疏遠她。

分配帳篷的時候,我們是五男七女,每個帳篷是六人,那些女生不要她,只能把她安排到我們帳篷里了。

看著大家都在疏遠她,我就試著去安慰她,陪她聊天,我問她覺得孤獨不?她說不孤獨,早就習慣了。

我問,真的進去過嗎?

她說,電視上演的、沒演的,我都經歷過。

我問,挨打沒?

她說,挨了。

我問,身邊人是否戴有色眼鏡?

她說,是。

我問,對找工作有影響嗎?

她說,我自己做生意。

我問,后悔嗎?

她說,后悔有用嗎?

我問,是不是親戚用你身份證給你發工資?

她說,是的。

我問,出事后,你也一直在南京嗎?

她說,沒有,我回徐州了,想給自己一個全新的生活,也不想未來給孩子帶去任何陰影,也不想讓任何人了解我的過去。

我問,你覺得犯罪有慣性嗎?

她說,有,我剛進去的時候,里面關押著一群小姐,年齡比較大,40來歲的,她們都很痛恨自己,但是又沒辦法,只能干這個,賺錢快,大家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孩子會變成自己,但是又改變不了事實,一個大姐說,自己的閨女上初中了,整天抽煙喝酒染頭發,早晚都是個雞,沒辦法,是自己作的孽……

我問,她們拘留了,會悔改嗎?

她說,她們都習慣了。

我會戴有色眼鏡看她嗎?

我覺得自己不會,聊得蠻好的……

回來,我跟律師朋友聊起這個事。

律師朋友說,你去法庭上聽聽,每個嫌疑人都應該釋放。

回來后,她問我要書,我給她發書,她給我的收件人是劉女士,這個無所謂,我經常會遇到這個情況,例如有人寫馬先生。

快遞小哥給我打電話,說沒有這個人,地址是有,但是戶主說家里沒有姓劉的,電話打不通。

我問,是不是房子出租了?

小哥說,不是。

我說,那你把件退回來吧。

退回來以后,我聯系劉X娟,我問:你真名真的叫劉X娟嗎?

她說,是的。

我就有那么一絲納悶,我去找領隊求證,領隊說她叫宋X艷。

直接拉黑了……

后來我一想,其實,撒個謊真沒啥,例如有人不想讓網絡上的朋友知道自己真實的信息,這個也可以理解,為什么我會有如此過激的行為?可能我也是戴有色眼鏡了,聯想到了她的過去。

我內疚了好久。

我內疚的時候,喜歡做民意調查,尋求安慰嘛。

我問,若是大家旅行時遇到了一個隊友,她犯過事,是被冤枉的,大家會戴有色眼鏡去看她嗎?

大家答案出奇的一致:不會!

看來,我還是太狹隘了,想去找她道歉。當時我們旅行保險都是找林溪買的,我讓林溪幫我找找她的電話,一翻保險記錄不要緊,這個隊友的年齡也是假的,她是84年的,告訴我們她是94年的,之所以能如此輕松騙過我們所有人,是她長得的確非常顯小。

只有一位大姐不相信她是94年的。

我問,為什么你不相信?

她說,她眼睛有些渾濁,一看就是30多歲的女人,20歲女生的眼睛是發亮的,這個是化妝也改變不了的,另外脖子上有皺紋。

春節,朋友小聚,又聊起了那個話題:標簽與愛情是否有關聯?

我就講了這個女生的故事。

陸小米問:假如你們不是去的羅布泊,而是去的麗江,她告訴你們她是富二代,你們信不信?

我說,深信不疑,而且男生們都會圍她屁股后面。

她問,實際上在羅布泊呢?

我說,……

她問,同樣的一個人,身份不同待遇差別這么大嗎?一個受追捧、一個遭排斥。難道犯過事的人,他(她)的魅力不能抵消過失嗎?

我說,你可以舉個反例。

她問,《肖申克的救贖》里的安迪,多少女人的夢中偶像?

我說,那是電影作品。

她說,現實中,很多勞改釋放人員扮演軍官,也能吸引無數女人,這說明他們的談吐、舉止都是有基本魅力的,否則也裝的不像。

我說,你說的這個例子,恰好例證了我的觀點,他們是冒用了軍官的標簽,假如他們的真實身份被揭穿呢?這些女人會歇斯底里的。

我們喜歡拿影視作品來說事,例如《肖申克的救贖》,假如有個中國版的安迪,他從監獄里逃出來了,跟你一起喝酒,跟你談起自己神奇的越獄過程,你會很崇拜他,還是選擇逃跑?

大家看過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沒?夏雨演的,是不是覺得那種大院生活很好玩?打架、泡妞,這不就是一群混混嘛,哪個村沒有?你真的向往他們嗎?你真的覺得他們很牛B嗎?

《老炮兒》就是老年版的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,老炮兒不就是一群老混混嘛,無所事事。我們喜歡談情懷,談偶像,覺得真爺們?

什么叫爺們?

不就是打過幾場架嘛,許晴在里面扮的角色也不是什么好鳥,一個女人抽煙喝酒單身,崇拜這些混混,大家想起來就去找她來一炮。(看到這里,忍不住想問一句:人家就喜歡那樣的生活方式,礙著別人了嗎?我咋突然激動了一下呢?想了想,大概是因為被觸動了。這種江湖生活與主流社會是格格不入的,是為主流人士所不齒的,可是,有多少人其實內心深處是向往這種狀態的呢?行走江湖、快意恩仇,無法體驗,更覺羨慕。)

可是,在影視作品里呢?

你會喜歡馮小剛扮演的六爺,喜歡張涵予扮演的三,覺得他們特帥,特爺們,他們身上有男人味,敢扛,敢干,講仁義。

可是,你看看他們講仁義嗎?

連家都照顧不好,整天除了溜鳥就是管閑事,就是村里的老油條,特別是劇中的張涵予,簡直就是拘留所的常客!

影視作品的特點是什么?

能把任何一個職業、角色的人都上升成偶像,當年的劉華強還有印象不?上班第一件事,同事就問:劉華強死了沒?

生怕劉華強被抓到。(影視作品能把“壞人”塑造成偶像,也是一種進步,起碼不像過去,每偶像必“好人”,每“好人”必“高大全”。)

我認為孫紅雷演的最經典的角色就是劉華強,這部電視劇現在也被禁了。

假如身邊真有這么一個殺人狂魔,你還會崇拜嗎?

我們崇拜的是電影里的那個演員和其承載的情懷而已。前天去精神病醫院看望病人,別人的親戚,屬于輕度分裂癥,說話談事都很正常,談起他打人、砸家,他都不記得了,很委屈地問:真的嗎?

他真不記得。

二樓是輕度的。

三樓是重度的。

一進大院,三樓的看到有人來了,拼命地搖晃窗戶上的鋼筋,那鋼筋比老虎籠子的還粗,嗷嗷叫。

嚇死我了。

這么一群人,你去了都害怕,但是萬一拍成電影呢?

那就成了《飛躍瘋人院》,一群偶像了。若是再極端一點的呢?例如有人喜歡吃人臉,那么就拍成了《沉默的羔羊》。你問一個女生,你喜歡變態狂嗎?

多數人都不喜歡。

但是看過《沉默的羔羊》的觀眾,又有誰不喜歡那個殺人魔呢?

吃人腦、喝人血的漢尼拔。

不僅僅喜歡,你會愛上他。(哈哈,本來是喜歡他的,但是看過《沉默的羔羊前傳:紅龍》之后,俺果斷移情FBI探員威爾了。年輕、英俊,能力、魅力都不遜于漢尼拔,關鍵又是正面人物,教我如何不花癡?)

許晴在《老炮兒》里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崇拜混混的好孩子,我身邊也有一個女生嫁給了混混。女生貌似天生喜歡混混,喜歡他們身上的野性和男人味,去年我寫過一篇文章,我們學校里一個大學老師,跟著一個叫杰子的混混,她就是喜歡杰子身上的野蠻勁。

他們彼此都有家庭,但是大學老師就是喜歡他。

一提分手,杰子就下跪,打自己。

她就不好意思提了。

老公在日本,她就這么當著杰子的地下情人,杰子經常問她要錢,她也給……

要是理解不了她,看看《老炮兒》就理解了,許晴把壓箱底的8萬元給了六爺,六爺只是她從小崇拜的一個混混而已,哪怕是六爺到自己店里來理發,也要干上一炮。

所以,怎么才能成為別人的偶像?

去干別人想干而不敢干的事,去經歷別人想經歷而不敢經歷的事,去說別人想說而不敢說的話。

電影作品是有藝術加工的,自然會有藝術升華,哪怕是紀錄片,《鄉村里的中國》你看了杜深忠,是不是覺得特可憐他?感覺他有夢想卻沒有實現,至少你覺得他是名人角色了,我去過他們家,還是原來的樣子,依然連個院子都沒有,家里也沒有大的變化。

每次看這部紀錄片,我都覺得他是個明星。

但是一去他們家,我又有了另外一個感覺,片中的他與現實中的他沒有絲毫的關系,他還是那個農民,還是要種地,還是要干活。

是導演升華的人物角色?

不是,是觀眾自己升華的。

這是為什么呢?

因為,人們的想象是個很神奇的玩意,喜歡把虛擬的人物給升華,喜歡把虛擬的想法給升華,我經常說一個觀點,我們中醫整天拿華佗說事,要是華佗真走出來,能惡心死你,一個牙齒黃黃的干巴老頭,一說話就咳嗽,36歲已經老得不像人樣了,在當年36歲就可以自稱老夫了。

華佗是個白胡子老頭是誰給畫的?

是我們想象中的形象。

孔子長什么樣?

那也是后人畫的,根據想象畫的。

孫悟空,現在出來一個新的造型,大家就說不像不像,我一直在想,假如六小齡童走到吳承恩面前問:你看我像孫悟空嗎?

吳承恩會不會覺得這個問題很奇葩,我寫的是一個猴子,你瞎摻合啥?

我還做過一個民意調查:離婚時,你愿意把家產給媳婦嗎?

絕大多數都回答愿意!

實際上,真離婚了,哪有不撕B的?

我前幾天又問了一個問題:岳父岳母沒有房子住,你愿意拿出40萬給他們買套房子嗎?

大家的答案又出奇的一致。

受大家鼓舞,我也愿意了。

是有個背景的,岳父岳母一直在廣東打工,我覺得孩子提起姥姥姥爺沒有印象,這是不合適的,應該讓他們有個家,例如來山東也可以,我們家有房子,給他們住沒有任何問題,但是他們在北方待不慣。

于是,我提議給買套。

在我的概念里,在縣城買套房子還能花多少錢?

20萬?

30萬?

我能出得起這個錢。

這次去四川,我還是小吃一驚,一方面我覺得四川人的消費觀點太前衛,不攢錢,喜歡賭。一方面那邊房價實在太高,80平的房子就40多萬,還是一個我從來都沒聽說過的縣城。

小區環境也太一般了。

我就稍微有了那么一點點猶豫。一方面,我在想我賺的每一分錢都是自己的血汗錢,媳婦從來都沒覺得我辛苦過,因為她9點起床,我5點起床,她起床時我已經寫完文章了,在她能看到我的時間里,我要么在打球,要么在會友,就是沒有工作過,咋可能辛苦呢?我們的每一分錢是攢的,而他們的消費觀點是每一分錢是用來花的,我有那么一點點小委屈。一方面,我覺得房價高得離譜了,40萬買房,而且媳婦不接受貸款,那么入住至少還需要20萬,等于花60萬買了套房子。

我心里難受了好幾天,不是難受給錢,而是難受不被理解,我是如此的辛苦卻沒有人知道,我覺得太委屈,我幾乎每天都是從早上6點工作到晚上12點,哪怕是除夕,哪怕是大年初一。

我父母這邊,就是有意見也不會說的,我爹我娘永遠信奉的是家和萬事興,我給他們也買了一套,這樣公平了。

給我父母買的房子,在我媳婦名下。

給岳父買的房子,媳婦說落岳父的名字,問我可以不?

我說,我沒意見。

跑步的時候,我一直在想,可能是我狹隘了,這是每個女婿都應該做的事,只是我這個女婿平時付出太少,從而覺得有些小心疼。

一家人,應該不說兩家話。

有時看看影視或文學作品,我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,例如去年幫媳婦買車,我也心疼了一下,給自己的老婆買車竟然還心疼,還是個男人嗎?

有時,心里也會抱怨媳婦兩句:你咋不去上班呢?

但是,反過來想,若是她真的去上班了,咱又心疼她,又嫌沒人接孩子、沒人照顧家了,這么一想,做女人挺為難的。

哪像男人?

只負責賺錢就行了。

有時想想,作為農二代,身上背負的是改變兩個家族命運的重擔,為什么飛的累?因為我們的翅膀太沉了……

 

標簽: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