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聚聚玩 石頭村
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懂懂日記:我終于失去了你

2016年03月02日 網賺問答 懂懂日記:我終于失去了你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381 views 次

上周,我回原單位辦點事。

中午,兩個老領導喊我一起吃飯。自從我“發達”以后,同事圈子也變了,過去玩得很好的同事,不交往了;過去不搭理我的領導,成了哥們。

有意思不?

找了一家魚館,農家樂性質的,飯桌就是灶臺,中間是一口大鍋,里面燜的魚,點了兩瓶白酒,小老虎,38元一瓶。

年長一點的姓郎,80年代的本科生,一口流利的英語,曾經做過同聲傳譯,是單位最早的五虎上將之一,但是郎總這個人有個特點,太書生氣,從單位副總做起,我參加工作的時候他已經是部門經理了,我離開單位的時候,他已經是分公司經理了,官越來越小,大家都排斥他。

現在呢?

成了業務主管了,相當于沒官了。

為什么突然沒官了呢?

單位改革,合并了,官太多,崗位不夠用的,競爭上崗,他沒競爭上。但是別人依然喊他郎總。

他很愛面子,對稱呼非常在意,另外山東這邊有個習慣,非正式場合的時候,喜歡高喊一級,例如我是工程師助理,那么也直接喊董工。

年輕一點的,姓王,本地人,也是單位五虎上將之一,而且一直都是第一副總,相當于一把手,為什么呢?因為老總一般都是空降的,不接地氣。王總一直都是排斥郎總的,這次他們倆一起出來陪我吃飯,我覺得挺驚訝的,不是水火不容嗎?

原來,現在倆人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,國企合并后,原單位的元老,就剩他們倆了,他們倆要是再不抱團,就真歇菜了。

現在,倆人關系是真好,不是表面上的好,是真的難兄難弟。

王總有官,閑職……

郎總端酒:小董,寒磣了點,說實話,咱什么時候來過這種地方吃飯?

我說,無所謂,不講究。

他說的有些裝?

一點都不裝,我參加工作時,單位招待是什么概念?哪天沒有幾桌招待?任何一家高端酒店都可以簽單,部門經理以上都有權簽字,一頓飯吃幾千元太輕松了,當時我給領導當小跟班,類似司機角色,天天跟著吃喝,中午一頓,晚上一頓。

領導們,哪天不喝點?

什么四星五星酒店,那都未必上檔次,有私人會所,一晚上只接待一桌,服務員都是空運過來的……

單位,人人有車,當然不包括臨時工,加油、過路費全報銷,筆記本?一人發一個,智能手機?一人來一部。

我說的不是現在,是十三年前!

如今?天壤之別!

是走?是留?

走,走不得,出去能干啥?

留?又有什么意思呢?

就這么在糾結中度過了一年又一年,眼看臨近退休了,還能折騰啥?啥也干不了。當年單位如日中天時,有個部門經理提出辭職,要去賣茶葉,眾人好一頓阻攔,你千萬別傻,出去哪有這么好的待遇?要身份有身份,要頭銜有頭銜,賣茶葉跟賣菜有什么區別?

如今呢?

不僅僅有自己的茶葉品牌了,還有自己的農業觀光基地了。

提到他,眾人又一番佩服。

越是在意什么,越容易被什么綁架了,當年我在公司是臨時工,一個月800塊錢,倘若我能轉正,做牛做馬我都樂意,你看還有比這更好的單位嗎?還分房。

正式工,比例很小。

即便我是臨時工,跟我相親的也排隊,不是學校的老師就是公務員,當時我談的女朋友也是公務員,算是門當戶對……

地方越小,越在意標簽,哪怕是臨時的,很多女生擠破頭也要進單位,一個月拿800元,無所謂,標簽好,能找個好對象。

當得知我不能轉正時,心都碎了,你知道我留戀到什么程度嗎?我辭職4個月了,還沒離開公司,不給錢,我也想待在那里。

太讓人向往的一個地方了。

臨時工跟正式工之間的關系很微妙,就如同北京戶口和暫住證的區別,正式工是高高在上的。

我走了。

特遺憾,特難過,感覺被拋棄了,曾經有那么一點點后悔,若是我再晚走幾個月,就正好干上單位改制,一大批臨時工趁機轉正,我也是有機會的,沒趕上,更有意思的是啥?連單位的司機都轉正了,不僅僅轉正了,現在還當辦公室主任了!

反過頭來看,貌似又是好事,否則我也被標簽拴在單位了,當年帶我上路的同事,現在依然在單位,我當年的偶像,比我長幾歲,那時他正在熱戀,女朋友特漂亮……

現在呢?

2012年法院判離婚了,還把他列入老賴名單了,拒不執行判決,通過金額數,我推測倆人是分單位那套房子。

在慣性生活中,人是很難跳出來的,主要是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充滿了恐懼。

一起吃飯時,倆老領導談到工資又降了,一個月3000元,他們現在討論的焦點就是如何干點副業,一年能多掙個三五萬。

有些悲涼?

我覺得他們都不缺錢,當年他們這個級別的不是別墅就是復式,光房子就能賣幾百萬。他們要的是被關注,被認可,被尊重,需要的是被低頭哈腰,而不是今天的對別人低頭哈腰。

2007年,認識了一個領導,團級,他提拔無望了,想轉業,他媳婦在本地開了一家飯店,這家飯店很有特色,只做野味,例如東北野豬肉之類的,飯店連招牌都沒有,但是生意很火。

他想全身心的投入到餐飲事業中去。

一次吃飯,他把酒言歡,說了一句:想到轉業還是有點不忍心,真不知道當上老百姓以后,這日子怎么過……

當時,我在想,你現在不也是老百姓嗎?歌里不都唱著嘛,人民子弟兵。

一直到什么時候我才突然理解這番話?

2012年!

雖然我是個草根寫手,但是也是被無數人環繞,這種感覺是異常微妙的,至于是什么體驗,稍后再講,我看《廢都》更多的是感同身受,我堅信那些女人都是賈平凹親身經歷的,因為那就是一個作家的常態,因為做簽名書的緣故,我經常跟作家打交道,作家無論年齡大小,普遍好色,而且不缺美色,文藝女青年VS作家,天生一對對。

別說是作家了,有個小子,經常在我日記下面回復,又是今天去日本了,又是明天去美國了,就是他,找他上床都要排隊,有個女讀者排隊沒排上,哭了半個晚上,最初他約的她,她委婉拒絕了一下,結果他約了別人,她同意了想去時,已經沒機會了,是她告訴我的,感覺錯過了睡名人的機會。關鍵是他長的不帥,不是不帥,是一點都不帥!!

但是,說這番話,沒人信,因為在眾人的理解里,都是男人求著女人睡覺,咋可能被環繞呢?

這就是問題的關鍵點所在。

所以,當有人討論被導演潛規則之類時,我是不信的,因為導演不缺女人,他不會隨便睡的,一個吃膩了糖的人,喝咖啡是不會加糖的,除非是讓自己怦然心動的女人,這類女人往往是從思想上打動自己,大家可以觀察一下導演的、領導的情人,多是40歲以上的。

小姑娘?

太嫩,沒內涵!

當時,王通拍一部電影,原本讓我演主角,在跟導演對話過程中,我就問了他這個問題:有沒有潛規則這一說?

他說,沒有,即便有,也是副導或其他人。

這些故事是誰想象出來的?

我們!

我們缺女人,認為這些女人若是主動一點,我們肯定會睡……

春節,我回家,席中依然是肥肉為主,幾乎沒青菜,而且使勁地勸。你告訴他們,現在城里人吃青菜了,不吃肉了,他們會覺得你在說胡話。

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吃肥肉的。

有人吃膩了。

從2006年開始,很多關系就變得很微妙了,因為我小有名氣了,同學、同事、朋友跟我交往是不對等的,我一直都處于被捧的狀態,那種感覺是非常難以描述的,這么跟你講吧,你跟任何人講話,都可以是吩咐的口吻。

而且,他們還很高興,感謝你如此重用。

是不是我勢利的緣故?

不是,任何人都會被慣出這個毛病,例如你去看我爹我娘,你就是帶再多東西,他們也不會說一聲謝謝,你走,他們也不會送出大門口,為什么呢?

麻木了!

而農村走親戚,帶來東西是要回一半的。

我們家沒有這個規矩了,拿來,是應該的,不收下你才覺得不舒服,吃了你的,喝了你的,用了你的,你覺得心里特舒服。

不僅僅是我爹,我媳婦,我兒子,都是這個心態了。

為什么?

大人來了,一定會給我兒子買玩具,從而使他產生了一個感覺,大人就應該給孩子買玩具,而且若是玩具不喜歡,他當場就很生氣:就這些呀?!

我媳婦就急忙去訓斥他:你這孩子……

可是,我媳婦會有這個感覺嗎?

也會!

我們家每天都有快遞,不止一件,來自全國各地的禮物,她只負責拆,負責用,但是從來不過問是誰送的,也不會去發句謝謝之類的。

我經常跟大家說,不要送東西給我,我不感恩。

一方面,我真不感恩,因為你送的東西未必是我需要的,不是所有人收到禮物都開心,至少我是不開心的,我覺得是負擔,還要想著如何處理,是送人還是放地下室。

一方面,我不知道你送過我禮物。

這就是我們家的常態,而且東西越送越好,我去閃電俱樂部看中了一輛車子,2萬多,我只是拍了張照片感嘆了一番,第二天就有人送了我一輛,已經過去一年了,車子還在地下室,一次都沒騎過。

這也是常態,我的皮卡、C5、捷達、皇冠,都是讀者湊錢給我買的。

包括我們跟鄰居的關系也是如此,有時在樓下玩耍,有臉熟的過來打招呼,那就跟見偶像似的,使勁握住雙手,全是寒暄的話,例如有空一起坐坐,我特喜歡你的文章之類的……

我們辦事也是如此,有綠色通道。

旅行?

更是如此,去全世界各地都有讀者接站。

這種感覺是非常非常微妙的,相當于你擁有了一套魔法,能操縱全球萬千人,你只要說出你想要的,就有人能幫你去滿足,例如你想去協和醫院掛號,找不到專家是吧?那找我,我發個說說,馬上就有人聯系我:董老師您好,我就在協和醫院上班,有什么事找我吧。

反過來講,我才多少讀者?

幾萬人而已。

相比那些大V呢?我們都是小巫,由此可以推理出他們是什么心理,薛蠻子說自己每天跟批閱奏章似的,你們以為是玩笑話?

是他內心真實的感受,就是皇帝了,他的一句話是可以凌駕于任何機構之上的,他要是無意提到我們臨沂,我們臨沂領導都要忐忑不安,是福是禍?

假如,你想撩撥一下誰,問哪天約?

對方回答肯定是:別逗我了,你才看不上我呢!

這種關系是由什么維系的?

鏈接!

我與讀者之間,建立了一條無縫隙的鏈接,我可以直接把觀點、思想、立場傳遞給你,仿佛我每天都去辦公室找你嘮嗑一般,我不遙遠,觸手可及,你覺得懂懂就是身邊一個好朋友。

若是這種鏈接突然斷了呢?

那么,我就成了斷線的風箏。

我經常會問大家一個問題:若是我不寫文章了,你還會關注我嗎?

大家回答一律是:是!

我再追問一句:還喜歡我嗎?

還是,是!

事實上呢?

這是建立在假設前提下的調查,是一種自我心理安慰,真不寫了,就啥都沒有了,別說別人,韓寒的粉絲多吧?他不寫了,大家是不是覺得他越來越遙遠了,如果一直就這么沉寂下去,再過10年,當有人提起韓寒時,你覺得好陌生的名字呀!

你想想,你多久沒聽到田震這個名字了?

所以,我對很多東西特恐懼,生怕失去,怕真的當了一個老百姓,開始了低頭哈腰的生活,想想就覺得很恐怖,我對那個面臨轉業的團長真的有了感同身受。

我舉個更極端的例子,老師過來家訪,臉都是紅的,手都是抖的。

女人更容易勢利,我媳婦現在跟人說話,習慣性的居高臨下,因為在我們接觸的朋友里,沒有平等交往這個概念,全是不對等的,一起吃飯也是如此,她吃飽就走了,不會說考慮禮儀之類的,無論年齡大小,都會喊她嫂子,她已經習慣了大嫂的位置。

我從來都沒覺得生意難做,我們怎么做生意?只要說我們賣什么東西,絕對沒人跟我們講價,而且買東西的人還有些膽怯,生怕說錯了話。

偶爾會遇到土豪,例如我們賣車厘子,70元一斤,有人一次性要3萬元的,其實他可能壓根不需要這么多,但是就是為了支持你,給你幾十個地址,你挨著給發就行了。

這導致了我對賺錢沒概念,對花錢也沒概念,為什么呢?

我說說你聽聽。

蘋果,我和媳婦都是全系,蘋果3到蘋果6,IPAD全系,筆記本,而且我都數不清我有幾個筆記本,沒花過一分錢,都是朋友送的,有些時候會多收,那么我也會送給別人。

加油,高速過路,吃飯,也都不用我花錢,甚至我連考慮都不需要考慮……

衣服?

也有人給買。

這樣的生活,是不是有些非常態?就是因為過上了這樣的生活,我才理解了很多領導,不用覺得很遙遠,一個鎮長的生活基本就是類似模式,更別說鎮長以上了。

這是無數人的生活常態,我為什么覺得很稀奇?因為我出身太低了,剛剛嘗到點甜頭,就已經嘚瑟得不行了。

那么,我的問題來了,若是我不能寫了,這一切還有嗎?

都沒了!

2012年,年初,我寫了一個很敏感的帖子,是我采訪了一個女王,她講述了自己養奴的過程,我的QQ空間被封了。

當時我正在西安。

立刻有了絕望的感覺,不僅僅QQ空間被封了,QQ也上不去了,這意味著什么?我跟所有讀者之間的鏈接,在一夜間突然被切斷了,仿佛我被割喉了,我說話大家聽不到了,大家再也感受不到我了。

我的魔法仿佛在瞬間消失了。

走在大街上看到乞丐,我在想,我跟這個要飯的又有什么區別呢?不寫文章了,我還有啥呢?啥都沒有,長的也不好看,也沒有一技之長,也沒有太多積蓄,關鍵是體驗過輝煌,無法接受落寞,心理是不平衡的。

你永遠理解不了從萬人矚目到無人問津。

為什么過氣的明星普遍吸毒?

他們接受不了落魄的自己,因為當年他們曾經是舞臺上最耀眼的明星,如今被人取代了,服氣嗎?劉曉慶輝煌的時候,100萬只能陪她吃頓飯,那是八九十年代的100萬。

一直都沒有過,那么不會有落差感,例如你從來沒有過孩子,哪怕你看到一個孩子落水了,淹死了,你可能會哭,但是不至于撕心裂肺。

即便是你流產了,你未必覺得很心疼,因為你還沒體會過孩子給你帶去了什么。

但是,當孩子大了呢?

突然沒了,你能理解那種失去感嗎?那種疼嗎?

比用刀割肉還疼。

活佛反復地安慰你:別傷心,人生就是無常,一切都不屬于你,萬物皆空,他不過是你人生的過客……

活佛說了有用嗎?

沒用,我們覺得那就是我們的,失去了比什么都疼!

2012年那次,封了半年,我注冊了個新QQ,挨著給朋友打電話,讓他們再加我,讓他們幫我傳播,說懂懂有新號了,他們紛紛加了。

覺得還是不合適,我應該挨著拜訪一圈,我從山東出發,一路南下到廣東,整個廣東省讀者是最多的,差不多占了總讀者的1/3,因為我的書是在那邊出的,讀者基礎比較好。

在拜訪過程中,他們依然那么熱情。

但是,我變了,我變得特別謙卑了,別人給我花一分錢,我就要找個理由還回去,我要重新做人……

這么走了一圈,思考了很多。

當時,我思考最多的一個問題是:不寫文章了,我應該干點啥?

那么,大家給的建議肯定是:你可以從頭再來呀?!

哪有什么從頭再來?讓毛寧去參加《中國好聲音》?

從頭再來是非常難的,因為一個人的成名最核心的因素是機遇,當機遇不存在時,是沒有從頭再來這個概念的,假如我現在去換個網名,我去混天涯,我能成名嗎?

成不了,哪怕我寫得再好!

天時,地利,人和。

其實最重要的是天時!

上天給你的機會,錯過了就錯過了……

那段日子特沮喪,頭發都白了很多,我去干點啥呢?想來想去,啥都不如寫文章好,其他生意雖然也能養活自己,但是不能帶來那種勢差,就是被人崇拜的感覺,男人終極為什么會追求政治?

說白了,就是被認可、被崇拜。

這是雄性本能!

當我不能寫文章的時候,我突然覺得自己是個笨蛋,啥都干不了,我再也不敢朝媳婦大喊大叫了,我在想,如果一直這么下去,我們倆必須考慮要去上班了,另外要調整開支,不能這么大手筆地花了,我們家淘寶一天花個千兒八百是常態,媳婦在家整天沒事干,只能逛淘寶。

我突然覺得有些對不起兒子,以后不能給他更好的物質基礎了。

半年后,解封了。

解封后,我總有劫后重生的感覺,滿血復活了,沒幾天,我又開始居高臨下了,找到熟悉的姿勢了,別人又開始喊我董老師了……

我反思了這個過程。

第一、安全比什么都重要,必須要設立高壓線,預防觸電,什么能寫,什么不能寫,心里要有數,所以要找報社、電視臺一線編輯做校正,由他們把關敏感話題。

第二、必須兩條腿走路,一條瘸了,依然能蹦達。

于是,我開始創業了。

2012年,我才多少讀者?

我寫日記的第六年,每天3000人關注。

只有今天的1/10,所以我今天比過去更害怕失去,雖然我已經有了穩定的副飯碗,而且我對很多東西都已經麻木了,例如別人拍馬屁,我也不會因此而對他笑一笑,別人送我禮物,我也不會要,反而我學會了送別人禮物,我每個月送禮物的快遞費都過萬元,是快遞費!

這樣,即便我文章不在了,鏈接還在!

我怕失去讀者,例如讀者每個月都能收到我送的書或小禮物。

加油、吃飯,我都盡量地選擇我出錢,大家實在搶,那也沒辦法,原則上我不拿不占只給予……

貌似又上了一個臺階。

有沒有妹妹主動求抱?

晚上,我不出門,因為我已經過了那個階段了,現在我只喜歡吃青菜。

如此的清心寡欲,是不是說明對名利追求欲降低了?

不,變本加厲了,之所以如此的管理、經營自己,也是害怕失去。我開飯店也好,賣水果、開書店也罷,那些都不會給我帶來成就感,甚至被人訓斥得跟孫子似的。

自從我做生意以后,我突然悟透了一個道理。

進入互聯網時代,做一個寫手,什么最重要?

有錢!這個答案是不是太俗?換句話說,我們為什么關注王思聰?因為他是王健林的兒子!我們圈里寫文章人氣上升最快的是王銳,他幾天的時間就日均閱讀過千了,為什么?他有錢,生意做的出色,那么站的高,同時人們天生喜歡仰望強者,強者的直接表現就是對財富的駕馭力。

這一點,看網紅就知道了,越有錢越紅,我們群上有個專門做網紅代運營的,上次我說20多個店年營業額8000萬,他糾正了我,是一個店。

有錢了,能更紅。

光寫,紅不了。

現在,我們家各個店生意都不錯,但是,我也知道,我的一切利潤都是由讀者支撐的,我的店運營得再好,沒了讀者,就沒了生意,也許依然能維持下去,那么就是純市場運營了。

我會覺得很難過。

我已經沉湎于這種漂浮在半天空的生活,不能自拔,假如我突然回到了百姓群眾中呢?

那么,我需要重新考慮一天如何賺到100塊錢,我要養家,要糊口,真跟媳婦說的那樣,也許真的去打工了。

這些很遙遠嗎?

不遙遠,隨時,隨刻,甚至馬上又來了。

前幾天看新聞,互聯網出版行業出新規了,3月10日開始執行,自媒體納入新聞出版監管范疇,全部要辦理運營證,從要求來看,門檻是蠻苛刻的,可能以后再也不能隨心所欲的去寫了,甚至要封筆了。

我突然有了絕望感,跟2012年一樣,甚至更加的絕望。

當我不寫了,我去干點啥?

去寫書?

不現實,我的優勢是隨性,類似東北亂燉,看起來很粗糙,吃起來很有味道,若是把亂燉端到五星酒店的桌子上,不倫不類,太丑。

我不再是我。

不能寫不是最致命的,最致命的是我接受不了這種落差,為什么領導退休多短命?抑郁的,自己的輝煌永遠只能停留在回憶中了。以后,我從工廠下了班,想想當年滿世界飛的日子,會不會有恍惚感,那真的是我嗎?

今天在球館打球,我在想,以后也不會天天來打球了,為什么我這么閑?是有寫作事業支撐著,假如我真的天天盯在店里,賣個水果還要求爺爺告奶奶,還打球?打個P。

想到一句話,竟然想哭。

人無百日好花無百日紅。

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屬于我的時代,過去了……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