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聚聚玩 石頭村
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我與武大郎

2016年03月11日 網賺問答 我與武大郎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254 views 次

我從小不安分,愛折騰。

初三那年,升學無望,我輟學了,為什么呢?因為跟我玩得比較好的伙伴多輟學了,他們要么去當兵了,要么去打工了,我何必蹲在這個破學校受氣?

而且初中老師喜歡打人,往死里打。

老子不上了。

我爹一看,不上不上吧,回來賺點錢也挺好,添補家用,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我們那邊出去打工的孩子發了工資要先匯到家里來。

我爹蠻開心的,家里多了一個半勞力。

回家后,沒事干,天天在家晃悠,我爹看到我就來氣,嫌我上學不中用,莊稼活也不上套,就讓我跟著建筑隊去當小工……

當小工看起來是蠻輕松的,無非就是和泥巴,又不用出大力,實際上是天真了,當小工是一刻也不能停,你一停下來,工頭就罵。

我哪受得了這個氣?

不干了,我要去學手藝,以后當大老板!

我們這邊出去打工,就兩個渠道,要么去勞務公司,要么就是托熟人,我爹沒去過縣城,我也沒去過,甚至我們都沒見過三層以上的樓,我們鎮上有個破樓是三層的,我爹膽怯,我也膽怯,他催我自己去縣城找勞務公司,我催他帶著我去,結果誰也沒去。

總在家閑著也不行呀,我爹總是罵我,嫌我連小工都干不了。

我有個鄰居,比我年齡還小,小學畢業就出去打工了,說是在清河縣做廚師,據說混的很不錯,過年回家還穿著嶄新的迷彩服,當年特流行。

那我要去找他。

去他家要了電話,問了怎么坐車,我背上鋪蓋就出發了。

早上5點坐車到縣城,再坐車到臨沂,從臨沂坐車到聊城,從聊城坐車到清河,折騰了整整一天,到清河時已經是晚上10點左右了,不過沒嫌累,從小沒怎么坐過汽車,光顧著興奮去了。

到了清河,他去接的我。

還請我下館子了,炒了一盤土豆絲,花了3塊錢,這是我第二次下館子。

小的時候,我們家種黃煙,有次去鎮上賣了煙,我爹帶著我們去下了一次館子,炒了一盤豆腐皮,特別好吃,飯店里的饅頭也比家里的好吃。

到了清河我才知道鄰居哪是什么廚師,在這里賣早餐,炸油條,也不是攤主,而是打工的,他給我找的工作就是在這里學炸油條,管吃住一個月200塊錢。

99年,200元也不少,學徒工嘛。

學炸油條要先學生火,這玩意真是個技術活,生慢了還挨罵,那時我們年齡小,跟個孩子似的,攤主不高興了真踢我們兩腳,若是我們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,例如偷錢了之類的,他打我們的時候,我們還要跪著。

也不敢多偷,五塊,十塊。

饞錢。

一個月發200塊錢,還要給我爹匯100過去,寫信告訴他在這邊學徒挺好的,以后肯定能賺大錢。

我膽子小,偷吃過東西,沒偷過錢。

他膽子大,偷過錢。

但是他挨打的時候,我總是陪葬品。

2000年,我們攤位搬到了汽車站,生意明顯好多了,經過一年的錘煉,我已經會揉面了,除了揉面我就負責看火,我這個人長的比較憨厚,偶爾攤主也讓我負責收錢找錢,他知道我不敢拿。

出攤,總是會遇到一些小摩擦,底層社會就是如此,一切靠武力解決,真打架的時候,我鄰居特生猛,我總是害怕,不敢上,攤主一邊挨著打一邊喊我舀油,我舀了也不敢潑……

這樣的事,一年要遇上兩三次。

為什么呢?

你想想就行了,攤位就這么多,總有新人進入這個行業吧?未必是賣油條的,可能是賣包子的,他總需要個位置吧?

就要靠搶!

新人想搶進來,我們想打出去,打得過就打,打不過就妥協。

2001年秋天,我鄰居跑了,偷了300塊錢,還偷了小靈通,這個事連我都不知道,攤主莫名其妙地就把我打了一頓,讓我把東西交出來,否則就送我坐牢。

嚇死我了,我一聽要坐牢,沒命的給他磕頭,求他饒了我,我以后保證特別聽話,做牛做馬都樂意。

他真要扭我到派出所,我一想到派出所,就聯想到了電棍之類的。

我就把偷吃過油條的事說出來了,還有就是偷吃過肉丸子。

他還是打,不過明顯打得輕了,能感覺到他只是發狠,生氣,他應該知道我沒拿過錢,是那小子拿的,他以為我們是同伙。

老板娘拿勺子過來了,照我頭就是一下。

當時把我疼的真在地上打滾,不是裝的。

即便是現在,我頭上還有個疤,就是讓她那一勺子打的,女人是真狠。

我說什么也不干了,怎么勸我也白搭,說白了,突破我的底線了,挨打無妨,但是別往死里打,用勺子砸頭,真能打死。

我走的時候,老板多給了我100塊錢,也說了很多好話,意思是體諒小生意之類的。

攤主是我鄰居姥姥村的,他怕我回家亂說。

農村孩子從小就挨打,早就麻木了,現在網上經常流傳的那些打學生的視頻,那算啥呀?要是能把我們當年挨的打拍下來,整個互聯網都震驚了。

挨打就挨打吧!

我就走街串巷找活干,至少要養活自己吧,無巧不成書,我走到清河大酒店門口時,那里正好貼了一張招聘啟事,招服務員,招廚師。

我去應聘服務員。

面試就跟審問似的,驗身份證,問為什么來清河?干過什么?會干什么?家里兄弟姐妹幾個?

我一一誠實回答。

通過了。

接著就是參加培訓,一周,怎么端盤子,怎么開酒……

我還挨著一一做筆記,端盤子是個技術活,我生怕自己端不好,晚上沒人的時候,我拿個空盤子在廚房模擬來模擬去。

一個月600塊錢,管吃住。

我每次借同事600塊錢,湊1200元匯到家,每兩個月匯一次,這個月我借同事的,下個月我還他,他再匯回家。

打工的都這么做。

沒有零花錢?

零花啥呀?我們又不出去逛街,也不買衣服。

漸漸的,我適應了酒店生活,膽子肯定也越來越大,最初是吃客人的剩飯,收盤子的時候邊收邊吃,挑那些沒怎么動的骨頭之類的,我們在家哪吃過肉?那時我才90來斤……

后來,膽子越來越大,不再吃剩菜了。

經理非常喜歡我,就安排我去三樓負責包間了,三樓屬于最高檔的,一般吃標準,例如你要的是600元標準,你來了9個人,那么我按照10個人的標準下單,會有個吃,例如海參之類的,就會多出來一份,我就截留了,要么當場自己吃了,要么先放起來,晚上再吃。

經理為什么喜歡我?

經理也是打工的,他是80年的,東營小伙,他把一個服務員搞懷孕了,讓我去女生宿舍送藥,那女孩跟我講:你啥都別說。

我說,我知道。

事實證明,我就是沒說,這個女生當時正在跟一個廚師談戀愛,對于這些事,我守口如瓶。

發工資時,我多了50塊錢,經理有這個權限,可以上調或下浮我們的工資。

你想想,搞懷孕的他都告訴我,何況是其他人了,他搞過六七個吧,不過平時壓根看不出來,因為他該訓訓,該罵罵,根本看不出來倆人有一腿。

無非就是訓完了叫到一邊安慰對方:你要理解我,這是我工作,寶貝,別哭……

那時,我是絕對的處男,對這些一點都不懂,四樓是夜總會,偶爾四樓有點餐的我們也去送,此起彼伏的,嗷嗷的叫聲,叫的我癢癢。

我認識了一個老鄉,四樓的小姐。

在我的感覺里,這就是親人,在清河待了三年,終于有了親近感,她特別喜歡吃豬耳朵,我總是偷豬耳朵給她吃……

她做小姐一個月能賺4000來塊錢,全匯到家里了,家人可能也亂猜測,但是她編的理由很好,說在酒店里做經理。

小姐這個群體,若是真的交心了,你會發現就是鄰家小妹,真沒啥,不過她陋習挺多的,學會了抽煙、喝酒,胳膊上有了紋身,染黃了頭發。

有次喝多了,抱著我亂親。

我使勁掙脫。

第二天,她問我:把你辦了沒?辦了我給你包個紅包。

我說,沒。

她說,那下次。

我對她沒有歧視,但是有提防,我們老家那邊有個女的長的特別漂亮,在南方做小姐,死了,愛滋病,農村老娘們整天講這些,那時我小,也能聽個八九不離十,意思是說她死的時候,下半身都爛了。

越傳越懸乎。

但是死的那個小姐真是改變了一個家族的命運,給家里翻蓋了房子,供兩個妹妹一個弟弟讀了大學。

所以,我從來不找小姐,不是性冷淡的緣故,而是有心理陰影。

我負責三樓最大的包間,慢慢地做出了口碑,我勤快,別人一端杯子,一放,我的水壺或酒壺就過去了,而且永遠都是微笑的。

這個房間里的常客就那么幾家,要么是移動公司,要么是地產商,有個地產商真跟許文強似的,穿個風衣,特有氣場,只要他一進入走廊,我會站得繃直,怕他,太有魅力了。

我在想,周潤發也未必有他這個范。

喝酒的時候,全是敬他的,本地首富,我給他倒水都緊張,不過他挺和藹的,喜歡講黃段子,經理要求我們不能隨便搭訕,那我就使勁忍住不笑。

他就問我:我講的不好笑嗎?你為什么不笑?

我就急忙解釋:我不好意思笑!

從那以后,只要他講,不好笑,我也笑,哈哈,太搞笑……

有時,他抽剩下半盒煙也不要了,特意囑咐送給我的,我不會抽煙,就送給四樓的老鄉,若是一整盒的,那么我就孝敬經理。

我也有喜歡的服務員,但是不敢表白,因為你不知道她背后是經理還是老板還是廚師?廚師是權力最大的,他們想睡服務員?太簡單了。

開發商有時也在這里宴請領導,于是我又看到了另外一個他,真跟小狗似的,說小狗夸張了,跟個服務員似的,端茶倒水,動不動就起身號召大家: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,咱共同舉杯慶祝X局高升。

然后大家一口全干了。

X局擺擺手,示意大家坐下。

酒過三巡呢?

公關入場,一人倆,然后我就忙著加凳子,加餐具,問要不要加菜?

這些公關不是小姐,都是有正當職業的。

都放開了。

全是黃段子,領導左擁右抱,親這個一下,摸那個一把,逗的公關咯咯笑,至于晚上是散伙還是帶走,那是后續,我就不知道了。

我已經學乖了,該笑的時候,我一定笑。

前幾年,我講段子那簡直是信手拈來,仿佛專業培訓過一般,其實就來源于這段經歷……

前幾年我寫過一句話:一個人白天有多么陽光,晚上就有多么黑暗。

這句話也是來源于我的這些生活體驗,觀察了太多的故事,包括一整箱的現金我都見過,例如怎么找書法家題字?

地產商把書法家喊過來,他說,真是久仰了,這不剛搬了新家嗎?想請X老一幅字掛在正堂。

此時,書法家的助理會笑著來一句:X老現在很少出手,市場上現在一平到了兩三萬了。

地產商很識趣地說,絕對值。

然后地產商跟司機說,小王呀,你跟X總(助理)去車上拿一下筆和紙……

其實就是安排司機給助理現金。

一般都是買一贈一,寫一幅送一幅,還要合個影。

來,服務員,給我們照個合影!

服務員不是死工資,還有外快,就是推銷酒水,四樓的啤酒妹沒有工資,全靠酒水提成,啤酒15元一瓶,怎么賣?穿著裙子去推銷酒,塞一顆圣女果買一瓶酒,厲害的能塞20顆。

這個咱干不了,那時我也不懂,是一個酒水供應商告訴我的,她是個大姐,40來歲,跟我講的時候自己笑的前俯后仰的,我很好奇的問,是塞到嘴里嗎?

她問我,你是真傻還是裝傻?

我說,我真不知道。

她說,原來你是處男呀?沒事,下次姐把你辦了!

那時我比較單純,認為這玩意一定要在洞房里才行。

這個姐對我蠻好的,一個瓶蓋提成4塊,她給我5塊,還給我買過牛仔褲,偶爾還會請我吃飯,帶我去她家里洗澡,我們宿舍是不能洗澡的,一般三四個月才洗一次澡,她嫌我身上有味,就領我回家去洗。

洗澡時她也會調侃我,不過沒有過分的舉動……

當時她代理的是景陽岡,白酒,有個做青島啤酒代理的拉她做直銷,無限極,她真被拉下水了,那些日子她總是喊我吃飯,意思是我這個人比較善良,做事比較扎實,建議我跟著她做直銷,她可以給我發工資,一個月800元管吃住。

我心里沒譜,好不容易在大酒店扎下了根,不敢輕易的跳槽,經理還準備提拔我當領班,若是當上領班我一個月能多發200塊錢。

猶豫。

但是,這個姐對我太好了,我又不好意思拒絕她,她喊我去聽課,我就去。

但是聽來聽去我明白了,這玩意不是下苦力就行,還需要有啟動資金,我連1000元都沒有,何況1萬元了?

干不了!

姐勸我回家問父母要……

這個事,我不好意思開口。

拒絕了她。

她把我們酒店負責采購的給拉下水了,后來我還發現了一個秘密,采購經理經常去她家睡覺,我還碰到過,對我一點都不避諱,該親親,該摸摸。

為什么不避諱?

我個頭小,在他們眼里,我就是個娃娃而已!

如今,這個姐直銷做的如何了?

2015年,我去邢臺路過清河縣,喊姐出來吃飯,她還是開著一輛面包車,還是在挨著飯店送酒,除了黑了一點胖了一點外,什么都沒變,嘴上還是那么色,不過跟過去不同了,她好象有點畏懼我了,不敢動手動腳了。

可能是不好意思了吧!

一回憶,10多年沒見面了。

命運是怎么發生的轉折呢?2003年春節,我沒回家,春節是最忙的時候,不允許休班,那我們也要過年呀,一起包水餃,寫對聯。

寫對聯?

對!

我爺爺寫一手好字,我爹也寫一手好字,雖然我沒怎么讀過書,但是也寫一手好毛筆字,我讀初一的時候,我們村1/2的對聯是我寫的。

一起包水餃的時候,一個60來歲的阿姨坐我旁邊,問起我的家事,例如怎么不讀書了?家里兄弟姐妹幾個?你咋會寫書法?

我挨著一一回答,告訴她,我不喜歡讀書,但是也算半個書香門第,我姐姐都讀書,就我自己輟學了。

她是面點師,跟我們不是一個系統的,專門做清河特產的,武大郎燒餅,屬于一個獨立的部門,跟飯店是合作關系。

看她的年齡,應該是退休以后來上班的,特別優雅。

有天,她拿了幾身舊衣服給我,說是她兒子的,穿不著了,送給我了。

我特感動。

她說,有機會你還是要讀書,這么年輕不能這么荒廢了,實在不想讀書就學門手藝吧,感覺你跟其他服務員不一樣,老實。

好吧,其實我也是偷吃的。

問我愿意學燒餅不?

我說,愿意是愿意,只是飯店里不允許服務員串崗……

她說,你還年輕,不一定非要當服務員,你若是愿意吃苦,我可以收你做徒弟。

我當場就跪下了,磕了頭。

這里面是有多重因素的,因為我能感覺到她特別心疼我,很關心我,另外通過她的言談舉止,我能感覺到她是城里人,而且家境非常好,特別優雅的老太太,相當于我認了個干媽,有靠山。

至于學不學面點,這是次要的。

后來一聊才知道,她是退休的中專教師,以前就是教面點的,而且是武大郎燒餅的傳承人。

我也說了我的擔心:第一、我是男生,怕手不夠巧。第二、我怕自己沒有天賦。

她說,無論什么行業,能做到頂級的都是男士,包括廚師、面點師。另外不怕沒有天賦,就怕你不用心,只要你肯學,就一定沒有問題。

先從和面學起?

不是!

先從選面開始,去面粉市場,要熟悉各類面粉的屬性,高筋的、低筋的,燒餅好不好吃,關鍵在于配方,配方不是添加劑,而是面粉搭配。

她帶我去一次,我自己再偷著去一次,等她考我的時候,我已經對答如流了,遠超出她的想象。

揉面?

我一上手就很快,因為我揉過油條的面,比這個更難揉。

她特別開心,她說我是她教過的學生里最有天賦的。

其次是火候。

火候是最考驗人的,因為燒餅太薄,火小了就生,火大了就糊,若是想把火候練好,沒有三五年白搭。

但是我很快就掌握了火候,為什么呢?

因為我把火候給量化了,我用爐門控制火焰高度,讓火焰正好碰到鏊子,然后我用時間來量化……

特準確!

后來在這個基礎之上,我又把這個玩意給改進了,改為煤氣灶,更便于量化了,她的這個攤位每個月能分8000多塊錢,她問我愿意接手不?

我肯定愿意,但是我沒錢。

她的意思是讓我先從給她打工做起,我拿20%,她拿80%,她干不動了,然后我的份額越來越大,她的份額越來越小,等于她慢慢的退出了,同時把我帶起來了。

真把我當親兒子對待了,我拜師以后就從酒店辭職了,就住她家,她老伴也是退休老教師,也把我當兒子對待……

我經常都有恍惚感,這是我嗎?

這個手藝看似簡單,就是烙個燒餅而已,其實技術門檻非常高,你可能做出來的差不多好看,但是口感差別肯定非常大,因為面粉配方屬于絕密。

四樓的小姐老鄉看到我崛起了,也想跟著學做燒餅,讓我問問師傅。

師傅拒絕了我。

我問,為什么?

她說,做燒餅好吃的前提是手干凈,她也吃不了這個苦。

我這個人比較懶,那么我總是想找捷徑,整個流程中最難的兩個環節是做餅、火候,慢慢的都被我給量化了,我用的和面機,調整大小以后,自動切出等量的面團,還做了一個模板,把面團放進去一壓就可以了。

這樣,我們就可以量產了。

當然,口感肯定有所下降,機器揉面跟人工揉面還是有差別的。

每個攤位招聘兩個伙計,一男一女,為什么呢?因為是武大郎燒餅,配的是潘金蓮咸菜,技術含量降低以后,我們就解放了,只掌握面粉配方就可以了。

我們去聊城又談了一家合作,東昌府大酒店,最初是我自己做,后來就派伙計在這里駐點了。

我們不斷的開攤,不斷的招聘。

到了2005年的時候,全山東省除了威海外,每個地市都有我們的駐點了,師傅特別開心,她的意思是她退出,全盤交給我,也不用跟她分成,她對錢沒有太多的渴望,能看到武大郎燒餅發揚光大特別開心。

我承諾,每賺100塊錢,我給老師留20。

到2006年的時候,我就有100多萬了,那年冬天帶了20萬現金去師傅家,她死活不要,爭來爭去……

最終,我把錢提走了。

第二天師傅給我打電話:昨晚奪來奪去,有2萬元落到沙發縫里了,我收下了,以后別給我了,好好過日子,看到你發展起來,我特別開心,比我自己成功還開心。

窮人乍富,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。

我買了輛寶馬520,自信心爆表,無論去哪個飯店談,老板都很熱情,但是我發現了一個問題,很多過去合作很穩定的飯店老板心理發生了變化,他們想自己干,要么就引進印度飛餅,類似的模式……

我感覺到了危機。

此時,若是想快速占有市場,只有一個辦法,就是培訓+賣機器,我們只供應面粉,我去找師傅,問能否這么干?

她不同意,認為這是糟蹋了一門手藝,會讓人覺得武大郎燒餅不過如此……

我心想,什么年代了,你還考慮這些?北京烤鴨都用電磁爐烤了,你以為還用吊爐?

我自己偷偷這么干了,搞培訓,收3000元的培訓費,包教包會。

一時間,武大郎燒餅遍布了山東各地,而且一個人學了,全家人都會了,而且做培訓的人越來越多,我唯一掌握的資源就是面粉。

如今,你去山東任何一家飯店吃飯,都可能會看到有人在大廳里賣燒餅,現烤現賣,那就是武大郎燒餅。

面粉供應量如何?

越來越小。

因為,人們一旦認為自己掌握了手藝時,就會使用一般的面粉……

整體市場在膨大,我的市場在萎縮,此時印度飛餅進來了,濰坊火燒也進來了,都是類似的合作模式。

我就產生了焦慮感,這咋辦?

2006年,認識了一個云南妹子,在山東做茶葉批發的,主要鋪貨各大酒店,一來二去,我們倆好上了,她成了我女朋友。

她其實就是打了信息差,一個茶餅在云南拿貨30元,在山東酒店里賣300元,她給酒店的鋪貨價是100元。

她建議我進入這個市場,畢竟這些年也摸透了酒店的采購流程,我知道應該搞定誰,如何搞定……

我們倆就合作了,我來跑山東市場,她負責云南那邊采購。

搞定人,無非就是請客喝酒一條龍,然后給現金,我做服務員的時候就上過一堂堂課,那些大老板都是這么做事的。

我越來越像老油條。

而且我不僅僅跑酒店,還跑茶葉市場,濟南七里河茶葉市場的普洱茶、滇紅至少有3/4是我供的,同樣品牌的茶餅,他們去云南進貨可能是50元,我30元就能拿到,因為我有產地優勢,那么我40元就可以給他們。

茶葉從云南到山東,價格要翻10倍。

這個生意越做越穩定,因為渠道越來越廣,而且山東慢慢開始流行喝生普洱了,過去山東人喜歡喝鐵觀音,從2007年以后開始喝普洱……

一年能賺個100多萬,在茶葉領域這不屬于賺的多的,理論上我們也不止賺了100萬,因為我們每年還囤茶。

例如每年囤6噸茶葉,3噸囤3年,2噸囤2年,1噸囤10年,然后每年都補進6噸茶葉,為什么要這么搞呢?

雖然賺了點錢,但是還覺得自己是土包子,就想多學點知識,四處參加培訓,無意聽到了一句話,感覺收獲特大,要做時間就是成本的生意。

對于年份普洱而言,時間就是成本,不可復制。

茶葉是2009年開始囤的,為什么突然有了這個意識呢?因為我覺得低端茶葉做不下去了,我批發給茶葉市場的價格是40元/餅,而淘寶的零售價才30元,茶葉市場的攤位直接從淘寶購買,就當批發了。

淘寶消除了信息差,就等于砸了我們飯碗。

要想有核心競爭力,必須做年份茶,而且自己收茶葉,真的做口碑,另外我覺得電子商務時代要到來,因為咱不懂,所以格外的想學,生怕落后了。

2009年,我們搬到了昆明,主要是為了囤茶。

我開始慢慢的接觸互聯網圈子,很無意的機會,認識了云南糖網的袁紅,他是云南省互聯網協會的,又把我引見到了這個圈子,這里面很多做淘寶的大腕,例如七彩云南、翡翠王朝等。

有個哥們想做普洱,他認可這個市場,我也認可,一拍即合,我們合伙出資創辦了51普洱,是一個獨立商城,避開了淘寶價格的正面競爭,主要做普洱各個品牌的展銷。

賣的如何?

全網第二!

有時,回憶起自己的創業經歷,總感覺很恍惚,這是做夢嗎?一個連初中都沒畢業的人,竟然也能有今天。

醒醒~~~~

 

標簽: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