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聚聚玩 石頭村
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我家,拆遷

2016年03月25日 網賺問答 我家,拆遷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429 views 次

前年,村里拆遷。

兩個原因。

一是城鎮化,要把老百姓趕上樓房。

二是產業化,要在我們村建一個物流中轉站。

先是封路,不允許建筑材料進村,防止緊急加蓋,接著派測量人員進村,挨家挨戶測量、評估。

我愿意被拆嗎?

也愿意,也不愿意。

有套帶院子的房子越來越是奢侈品了,從這個角度而言,我想留住它。

但是,的確在農村住傷了,即便是以后老了,應該也不會回農村了,那么這個房子留著也沒意義。

只是心疼裝修,剛裝修了沒幾年。

所以,在于價格。

最終評估價是30萬,我爹的房子比我蓋的還晚,但是只評估了19萬,與建筑結構有關系。

30萬,也挺好的。

別看這么一套房子,當年我蓋的時候才花了8萬多塊錢,已經屬于村里數一數二的房子了,現在蓋的話更便宜,因為建材便宜了,當然人工也貴了。

以前,我鄰居有轉讓的,10萬多點,一套房子。

我跟我爹是這么商量的,咱進城吧,咱要現金,不要樓房,安置房建筑質量都不咋地,也別迷戀這個村莊了。

我爹,同意。

接著,要簽拆遷合同。

故事開始了。

村里分為了兩派,一派是抗拒派,一派是中立派,沒人承認自己是愿意被拆遷的,其實很多人是愿意被拆遷的,因為他們本身就已經住在城市了,農村的房子一直都是空房狀態,例如我幾個哥哥,他們都等待拆遷。

可是,誰也不好意思說。

說了,那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嗎?

最關鍵的一點,若是大家一齊抱團,價格是不是會更高一些?

什么人是不愿意被拆遷的呢?

一是房屋質量很差的,評估價在5萬元以下,他們要想住上樓房,還需要補貼進去10多萬,他們拿不出來。

二是違章建筑,就是不在土地局規劃范圍內蓋的房子,沒有宅基證,這樣的房子也賠償,但是比例非常低。

一方面,村里領導挨家挨戶做工作,讓同意簽字。

一方面,村里抗拒派出現了領袖,挨家挨戶游說,要求抱團,必須簽上名,按手印。

安置房是這么規劃的,有獨院的,有樓房的。

誰先簽字,誰是獨院的。

誰也不好意思先簽呀,有個愣頭青簽了,他在北京做生意,賣早點的,他打電話回來讓他岳父幫著簽的,選了獨戶。

破窗效應。

接著,大家開始搶獨院。

獨院一共24戶,沒了。

又進入了尷尬階段,簽字進展不下去了,而且這24戶成了全村公敵,我們封他們為漢奸……

抗拒派老大的弟弟是我同班同學。

老大派弟弟找我吃飯。

我爹不讓去。

其實我能猜到是什么事。

我去了。

他的意思是,他口述,讓我來寫,在本地論壇上發文章,在報紙上發文章,給中紀委發……

我說,這個事我做不了。

他說,這是全村人的心聲。

回家,我跟爹如實匯報了,我爹說,你可以摻合任何事,就是別摻合村里的事,咱沒有門派,也沒有立場,就是隨大流,大家怎么走,咱怎么走,大家都說不拆,咱也不拆,大家都說拆,咱也拆。

一句話,不出頭。

這個事不用我爹囑咐我也會拒絕的,因為我屬于冷血派,有人讓我幫著呼吁捐款,我不干,有人讓我幫著寫內幕,我不干。

不愿意去招惹是非。

我鄰村有個土豪妹,做電動車生意的,她表弟讓脫粒機給卷進去了,卡死了,她出2萬塊錢讓我寫篇文章緬懷她的表弟。

我也拒絕了,因為我沒有情感鏈接,我無法感同身受,另外我也寫不了有格式的文章。

繼續說拆遷。

鄰村進展的非常順利,簽一戶拆一戶,挖掘機天天在村里作業,一排里有一家拆的,那么一排都要停水停電,慢慢的,大家都簽了。

鄰村為什么拆的快?

他們靠近馬路,多是做生意的,地很少,沒人留戀農村。

不像我們村。

我們村地多,肥沃,多以種地為生,例如我爹自己就種了15畝花生,征地的時候沒有人提出異議,因為土地效益太差了,對方是直接買斷,一畝地給2萬8。

我們也高興。

如果說我爹有不開心的地方,就是他的開荒地沒有算進去,村里領導說是屬于公家的地,不屬于個人。

所謂的開荒地,就是原來屬于野地,我爹一點點開墾出來的,過去誰家的開荒地就是誰的,甚至有些開荒地是爺爺流下來的,不用交租,完全私有。

自從拆遷組進村以后,抗拒派就已經把路給封上了,挖掘機、推土機都無法進村,并且有人在路口值班,晝夜倒班,防止突襲,真跟打仗似的。

所以,我們村一戶都沒拆。

這個事,我是蠻期盼的,因為房子+土地賠償,我們家能獲得百萬,相當于我爹種一輩子地的收入,這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錢嗎?

我一直都在關注進展。

我爹也盼著靠這個事進城,并且承諾,新房裝修的時候,他來出錢,不用我管。

另外,我家有片樹林,能賣20萬,種的銀杏樹,我爹計劃給我兩個姐每人10萬元,是我爹過生日的時候,宣布的這個事。

結果,吵起來了,為什么?

我爹蓋新房的時候,我兩個姐各出了2萬元,我大姐把我爹說了一頓,意思是讓女婿很尷尬,當初蓋房子是均攤的,為什么賠償了不均分?不分也無所謂,至少要把2萬元還回去吧?

我爹原本是渴望得到贊美的,沒想被教訓了一頓。

我倆姐又吵起來了。

二姐的意思是2萬元是孝敬父母的,與拆遷無關,當時就說好了,房子歸弟弟所有。

我爹承諾,每個人再給4萬元。

還是不滿意。

散伙的時候,大姐也道歉了,意思是她并不是為了錢,只是覺得閨女和兒子待遇不公平,委屈。

大姐的意思是10萬元她要,但是她來幫著裝修新房。

二姐走的時候跟我講:我們一分錢不要,是你的就是你的,千萬別為了這點錢傷了和氣。

他們都走了。

我提議,均分。

我娘說,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,閨女一分錢不用給……

我爹說,理論上應該均分,我內心沒有兒女之分,但是要照顧飛揚的態度,她是兒媳婦,若是均分,她怎么看?

我說,有個辦法更好,就是所有的錢你留著,我只要我房子的賠償金,另外我名下多少土地也按照比例分給我,當時一直沒分家就是個錯誤。

我爹說,我的不就是你的嗎?分什么家?

我說,要不這樣,讓我舅過來給分分家。

我爹說,你還信不過我嗎?

我說,不是,人家都分家了,為什么我沒分家?這樣對我姐也不公平,我拿我的,你的是你的。

我娘同意,接著給我舅打電話。

我們這里有風俗,分家必須找舅舅來。

分家,又鬧出事來了,我爹的意思是四等分,把土地分四份,他自己留一份,每個兒女一份。

我娘的意思是兩等份,一份是兒子的,一份是自己的,閨女沒份。

因為這個事,老兩口吵起來了,一輩子沒吵過架。

我爹問我,你覺得我作為男人失敗不?你看看,我連家都說了不算,你娘一輩子就這么欺負我,什么事都要考慮她的建議,這次我非不聽她的。

最后,土地兩等分的,我一份,我爹一份,還是原來的計劃,樹林賣了給我兩個姐姐,我父母的房子賠償以后分四份,每家一份,約定,父母死后所有財產歸我所有,姐姐們都同意。

繼續說拆遷進展。

拆遷方出了一個新招,凡是當天簽字的,給予1萬元現金獎勵,是額外的,重賞之下必有勇夫。

有人準備去簽。

肯定有人攔截。

準備簽的跟準備攔的起了沖突,兩伙人打起來了,男人女人都上了,用上鐮刀了,110來了兩三趟,管不了。

雖然用上鐮刀了,但是沒大傷,簡單包扎了一下。

這個仗越打越大,為什么呢?因為農村都是家族式串聯關系,例如我爹被打了,那我爹的兄弟姐妹肯定會幫著打回來……

那些日子,110直接在我們村設了點,要天天看著。

這一架,馬上產生了兩極分化。

大家也不要1萬元了,主動簽,至少2/3的人選擇了簽字,我們也簽了,其實大家內心是渴望簽字的,誰不想要錢?即便是表面上抗拒一下也無非是為了多要點錢,但是難度很大,鄰村比我們村先拆遷一年,也有釘子戶,真成了釘子,沒水沒電,孤零零的待在那里。

后來他們幾戶主動要求拆。

人家給的價格更低。

原來我們不簽,主要是怕被人說,你看看,一個村的心都不齊,我們怕成為另類,成為出頭鳥,所以我們都在觀望,一旦看到了趨勢,馬上行動。

接著,我們就開始考慮搬遷的問題,有租房補助,一般很少有出去租房的,去親戚家住上一段時間就是了。

我建議把拖拉機賣了,家具之類的就不要了,直接進城就行了。

拖拉機應該是90年左右的,小30歲了,當時買的時候蠻牛B,現在家家戶戶有,賣了600塊錢,性能依然很好,耕地、拉貨都沒問題。

賠償款不是即時到帳的,要經過政府,再經過村委,差不多要3個月的時間。

我們也不急。

家里有些陳糧,也賣了。

電視機也賣了。

反正能賣的,都賣了,我爹那輛大金鹿也賣了,賣了20塊錢。

抗拒派里也有人動搖了,但是下不了驢了,畢竟自己已經宣布立場了,若是再倒戈以后就沒法在村里混了,只能硬著頭皮死磕。

差不多半年的時間,陸陸續續有人簽字,最終還剩下差不多20戶,是真簽不動了,軟的不吃,硬的也不吃,依然天天倒班封路,你敢開挖掘機進來,老娘們就真敢躺在路中間,你軋死我吧。

拆遷方也沒辦法了,男的你能武斗,老娘們你怎么斗?她不怕死,你不軋她她主動往車上撞。

最終,妥協了。

賠高價?

不是,而是重新規劃,我們鄰村是一二期工程,我們是三期工程,本身就屬于機動性比較強的規劃,于是他們改了規劃,選了我們村南邊的村,原先是長方形,這么一規劃就成了之字型。

正好避開了我們村。

聽到這個消息,別提多么失望了,仿佛丟了錢一般,我爹想把拖拉機買回來,加100塊錢,人家開著很好,不賣了……

村里普遍郁悶,家家戶戶郁悶,抗拒派也郁悶,他們不是真抗拒,而是渴望多賠點錢,真不拆了?

大家都開心不起來。

原本家家戶戶都可以拿到幾十萬,可以立刻脫貧,而如今,仿佛做了一場夢,突然醒了一般,啥都沒變。

但是有一點變了,就是曾經差點得到過,不再安心了。

就如同一個美女脫光了勾引我們,我們想端端架子的,結果她真穿上衣服走了,你說還有比這個更遺憾的事嗎?

簽過字的把矛頭一致指向了抗拒派。

都是你們害的。

原先每天晚上都跳廣場舞,現在也不能跳了,跳著跳著就能打起來,老娘們之間打架,那是什么陰招都用……

什么叫夢想破滅?

這就叫!

我們村開會是社員代表模式,每個區域選一個代表參加,代表們一致提議,讓村長去跟拆遷方打個招呼,我們全部同意拆遷,不額外加條件。

抗拒派,也全部妥協,不情愿的同意。

村長去找人家,人家的答復是,不要了。

南邊的村,原本抗拒得蠻兇悍的,聽說我們村主動要求拆,他們也不抗拒了,順利拆遷。

后來,村里還有一個說法,規劃圖里根本就沒有我們村,是拿我們村來演戲拆南邊的村。

我覺得,這個故事不真。

憑空,村里產生了這么多矛盾,2015年有了駐村干部,一個老領導,檢察院的,他吃住都在我們村,怎么吃?

誰家有矛盾,他去誰家吃,把兩家人湊到一起。

這個辦法真的很有效,畢竟是一個村的,從小玩到大的,沒有什么深仇大恨,只是彼此都壓抑著,誰也不好意思破窗而已。

有人一牽線,好了!

2015年,糧食不值錢,大家開始外包土地,一畝地100~200元,甚至都有免費送的,因為大家知道這片土地早晚會被征用的,我們村就在火車站旁邊,大家不指望種地吃飯了,只等待賣地。

這期間,我想過批量拿地。

我爹不同意。

其實經歷過這場風暴以后,我也明白了一點,農村人最淳樸、最善良,前提是沒有讓他們看到希望。

一旦給了他們希望,他們是最殘忍、最瘋狂的。

2016年,也就是前些日子,來了一個青島人,一次性承包了我們村1/3的土地,每畝700元,這么高的價格突然又引發了大家的聯想,是不是有什么項目要來了?

各類傳言,有說是飛機場的,有說是高鐵的,有說是建汽車城的……

青島人,我跟他聊過。

他說,這邊地便宜,就是為了種桃。

他越這么說,老百姓越不信,他種桃,大家都紛紛跟著種,現在到我們村看看,地里全是桃樹,我們家也種上了。

為什么?

大家都覺得他有內幕!

今年,我回家時大部分時間都開著皮卡,為什么呢?路都堵住了,蓋房子,不說家家戶戶蓋也差不多……

都有經驗了。

鋼筋、水泥這么便宜,蓋起來就能賺錢,早晚的事。

2015年就有這個風頭,但是被壓住了,因為蓋房子需要審批,哪怕是老房子翻蓋,一律不批。

今年為什么瘋了呢?

因為有人蓋了一處違章建筑,發現根本沒人管,接著,開始了。

在抗拒拆遷的過程中,還發生了一件事,有戶人家,抗拒派,他兒子在醫院上班,替他爹寫了帖子……

結果呢?

被開除了。

開除以后,也是四處奔波,要求恢復,他爹挨著讓全村人簽字、按手印,希望領導能給他一次機會。

別看平時大家斗得厲害,但是真遇到這個事上了,大家都是同情他的,也曾經是全村的榮耀,那個誰他兒在醫院上班,多牛B。

所以,大家也愿意幫著簽字。

開除了就是開除了,最終也沒有恢復,現在做醫藥批發,不知道賣不賣疫苗……

現在回頭想想,老百姓看似是最難纏的、最聰明的,其實是最傻的,干拆遷的那都是心理學專家,把老百姓的套路摸得一清二楚,發動群眾斗群眾。

武力?

現在誰還玩這個。

都玩文雅的套路,攻心為上。

聽說有些地方需要武力拆遷,不過在我們這里沒有出現過,只有內訌,不過打架也不激烈,關鍵是不專業,一般就是遠程作戰,相互對扔石頭、磚頭。

我還真見過很專業的械斗,搶工地的,一群小伙七八個人,統一小平頭,對方是四五十個民工。

看似是民工占優勢。

但是幾個小伙一會就把這群民工干得滿地飛,我在樓上觀戰了全程……

老百姓看似不要命,其實打架不專業,不是手重了,就是手輕了,要么逃跑了,要么被打倒了。

本地論壇曾經有個視頻特別火,一個工廠的三個保安被一群小混混砍了,看著怪可憐的,一個月拿2000元的工資,還挨這么一頓砍,其中有一個重傷,當晚就做了開顱手術。

整個論壇都在聲討那幾個混混。

地方太小,很快就把那幾個混混人肉出來了,地址、手機號、家庭背景都給曬出來了,包括開什么車等等。

我在想,我們這算不算一種暴力?

應該也算。

他們砍傷了保安,我們用輿論砍傷了他們,讓他們一輩子抬不起頭,甚至會患上精神疾病。

你知道精神病的概率有多高嗎?

前幾天剛看到一個數據,青島約有130萬精神病患者,占總人口的16%,你想想可怕不?

我天天跟讀者打交道,我接觸過很多,例如有人跟我聊過天,過了幾天,他電腦藍屏了一次,那么他就認為我在他電腦上動了手腳,隔三岔五就把我罵一頓,甚至哭著哀求讓我饒了他,弄的我一愣一愣的,我哪有這個本事……

這種還算好的。

還有個讀者,正吃著飯,突然就站到椅子上高聲歌唱,感覺他的眼神是迷離的,等他平靜了,我問他發病時是什么感受?

他說,感覺無所不能,內心充滿了力量。

從那以后,我再也沒敢見過他。

還遇到過一個,信佛的女生,天天給我們科普佛法,按理說應該內心非常善良吧?但是她有一點,就是喝了酒會時而清醒,時而凌亂,凌亂也分很多情況,或是現場發情,有暴露傾向,或是講歷史,一套一套的,講三國不輸易中天。

她平靜的時候我問過她:你是不是單身媽媽?

她說,是!

我問,離婚是不是與發病有關系?

她說,有!

但是,我們誰都不愿意承認自己精神有問題,經常跟心理圈子接觸,會發現很多人有個習慣,就是定期去做心理疏導,例如每個月去做一次,找心理老師對對話,不征求意見,只是單純的疏導。

非常好的習慣。

例如,我們在用輿論棒殺、捧殺一個人的時候,其實我們都沒仔細思考背后的動機……

背后是有動機的,只是我們沒有認真覺察自己而已。

偶爾,會遇到贊美我的人,我也會把他歸類為精神病患者,你沒事贊美我干嘛?而且一天三四次,有意思嗎?

有些時候,我們在網上關注、評論一些事件的時候,就有意無意的在棒殺別人,繼續說說那個被打的保安。

為什么會打他們呢?

因為,他們三個人把對方一個人打骨折過,這次人家是來報仇的。

但是,我們作為看客,只能看到一面,于是輿論一邊倒。

扮演弱者是可以獲取同情的,但是弱者往往才是最初的施暴者……

最近,我看到一個新聞,房管局的工作人員泄露了范冰冰和李晨的購房信息,從而被開除了。

我在想,其實他應該無惡意,是鐵桿粉絲,只是太興奮了,利用工作之便查查偶像的信息,順便發給親戚朋友看看。

其實每個有權限的人都會這么干。

例如車管所的工作人員喜歡查車,看看88888掛在了誰的名下。

因為這個事,讓他丟了工作,有些可惜,當然輿論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,信息安全問題在中國還屬于一個偽命題,我們是透明化的。

我講個例子你就知道了,我們去澳洲的時候,要做審核,我們填寫的信息肯定不會太完整,例如我名下還有一輛高爾夫,我沒寫,結果對方全知道,包括你在哪里上班,工資多少,你有幾套房子,多少存款。

我們全是透明的。

幾乎人人都有隱報,但是都被說出來了。

有人是公職人員,寫自己是個體戶。

也被查出來了。

信息安全在中國要想真的受重視,需要從制度上改變,單純的靠輿論是沒啥用的,例如你買房子,你的信息馬上就被賣了,例如你生孩子,馬上就有賣奶粉的給你打電話。

有人專門收購數據。

現在戶籍相關的信息監管就越來越嚴格了,例如你找系統里的朋友幫著查個人,他不會輕易幫你查。

上次認識了一個朋友,他有這么一個說法,假如你在短期內查過一個人,結果這個人沒幾天出事了,例如被砍了,被殺了,那么你是最直接的嫌疑人。

這個信息越來越透明的時代,一定要謹慎再謹慎,一個很無意的動作都會使自己失去工作,甚至是性命。

特別是名人,你可能會紅30年,但是一個小插曲就可以改變你的命運。

例如?

妹妹你坐船頭,哥哥在岸上走~~~~

 

標簽: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