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戲賺錢
熱門推薦: 聚享游新會員領取10元紅包
為什么玩游戲可以賺錢?因為游戲商為了增加游戲人氣,促使游戲內更多玩家充值,便會付錢給平臺召集游戲試玩玩家,平臺有錢賺自然也會發給大家傭金。
趣鉆鉆 天天鉆 聚享游 PC蛋蛋 蹦蹦網 有賺網 集趣網 快樂賺 24趣吧 石頭村
聚聚玩 玩家享賺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 等待添加
以上是游戲賺錢網親測搜集網絡上可以玩游戲賺錢的網站,并且已經成功提現,請大家放心體驗,點擊以上鏈接即可直接注冊,開始您的游戲賺錢之旅! 【紅色為重點推薦】
A-A+

我反對

2016年04月04日 網賺問答 我反對已關閉評論 閱讀 1,220 views 次

在球館遇到了館長。

他招呼我:小董過來。

我問,啥事?

他說,我給你提供個素材,南環路那個紅綠燈總是壞,經常發生事故,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寫寫,這才是真正的民生。

我說,不能寫。

他問,為什么?

我說,惹是非。

他說,這不是作家的責任嗎?

我說,是,但是容易把我自己攪和進去了,我在論壇上一寫,肯定有人找我談話,我要急忙求饒:不敢了,不敢了。

剛回來那半年,真受不了本地的交通秩序,太亂了,闖紅燈、逆行都是常態,那時我開輛大皮卡,遇到闖紅燈的,我就是不讓,你敢闖我就敢撞。

我生氣,想做一個教育者。

后來想想,純粹的惹自己生氣……

有次,一個奶奶帶著孫子過馬路,紅燈,他們闖了,我放下玻璃指了指紅燈,她嘟囔著罵了幾句,我的意思是帶著孩子千萬別闖紅燈,你這把老骨頭掛了就掛了,別搭上孩子。

我父母認識紅綠燈,但是也不懂紅綠燈,經常搞反。

他們進城第一件事,就是我給他們科普什么是紅燈,什么是綠燈。非機動車有個誤區,認為左轉的時候可以跟機動車一樣直接轉。

錯!

必須先直行,再左轉直行,過兩次紅綠燈。

我家門口有個紅綠燈,算是本地最繁忙的紅綠燈了,我家出門是單行線,很多人為了方便直接選擇逆行。

我給媳婦科普過,絕對不能逆行。

前幾天我回家,正好在路口遇到了媳婦的車,她在逆行,我直接把她堵住了,把她教訓了一頓,她認為我小題大做,大家都這么走,你正經啥?

我心疼的不是罰款,何況本地基本沒有罰款,我心疼的是萬一撞了呢?

差不多半年前吧,小區群上發了一組照片,一個男子騎摩托車跟騎自行車的學生撞了,男子當場死亡,就在這個紅綠燈的位置。

我也沒在意,因為這樣的新聞見多了。

我回家才知道,死者,我遠房親戚。

人都走了,就啥也別說了,也別說違章了……

館長有正義,但是他不會寫,希望我來呼吁,但是我知道呼吁也白搭,本地的交通秩序與居民的綜合素質是成正比的,城里住了太多農村人,經常遇到這么一個場面,白發蒼蒼的老人騎個三輪車在逆行,你說我讓還是不讓?

肯定讓。

我能說他嗎?

不能!

最初是憤怒,久而久之是接受,我現在已經蠻適應這種節奏了,轉彎的時候偶爾也壓實線,大城市來的朋友總是喊:別,別,壓到罰款。

罰啥款?我又沒給壓壞。

安全意識淡泊,從民到官都是如此,從一點就可以看出來,大家普遍酒駕,頓頓要喝點吧?喝點要開車吧?被查到?

巴掌大的地方,誰不認識誰呀?

只要別太過分,例如出了事故之類的,沒人故意刁難你,我在這里生活了這么久,從來沒遇到查酒駕的。

在四川遇到過,檢測儀器壞了,那交警很有意思,讓我朝他袖子上哈氣,他聞聞……

館長反映的那個紅綠燈,我認為出不了大事故,車速慢。

我覺得出事故最多的一個路口是出城的那個路口,沒有紅綠燈,而且恰好是外環,大貨車下了高速都從這里繞行,而且路兩邊的草特別深,看不到大貨車。

這里經常發生交通事故。

一發生就是大的。

我回父母家必經這個路口,每次我都要小心翼翼的,要確保絕對安全我才通過。

這里缺個紅綠燈。

但是我知道反映了也沒用,裝個紅綠燈不是反映就解決的問題,是個系統的問題,我還是別操心了,咱自己仔細點就是了。

我叮囑媳婦,路過這里的時候一定要確保左右沒有大貨車通過。

大貨車是剎不住車的,也懶得剎,因為開慣了大車會有強者思維,知道小車會躲自己的,我開貨車的時候就是如此,小車跟你搶道,你只要敢搶,對方一定選擇躲得遠遠的。

前天,我跟兒子去放風箏,路過這個路口。

左邊沒車,右邊有個大貨車,但是距離我至少有20秒的時間,對面有個大貨車,距離我大約20秒的時間,我有相對比較安全的時間通過。

我剛通過到正中間,對面的車子突然選擇了左轉,至少提前了10米,違章了。

眼看就要撞上了,我一腳剎車,接著一把方向打向了左邊,同時觀察左邊有沒有來車,發現沒有來車,我一腳油門過去,回到右邊車道。

整個過程完全是潛意識的反應,回到安全位置我才松了一口氣,回想,后怕,在錯車的那一瞬間,我瞅了一眼大貨車司機,他在打電話,壓根沒有看到我的存在。

我在想,假如是媳婦遇到這個問題,可能就真出問題了,這需要絕對的冷靜和一流的應急意識。

按照常規,我已進入十字路口,他未進入,我速度快,他速度慢,我直行,他左轉,必須先讓我,但是他提前左轉了,等于封死了我的去路。

這個問題的根源是什么?

沒有紅綠燈。

若是有紅綠燈,綠燈一亮,大車可能還沒起步,我已經順利通過了。

這里真的缺個紅綠燈。

我突然想起了館長,他那天為什么給我提出這個建議,可能他在經過他家門口的那個紅綠燈時被嚇了一頓,否則也不會產生這個感悟。

雖然,我很希望這里裝上紅綠燈。

可是,我還是不敢發聲。

咱管不了,只能惹自己一肚子氣,何必非去較真呢?雖然時代需要較真者,但是較真者往往成了炮灰。就如任志強,大家在紛紛拍手叫好的時候,我又在想,任志強到底做錯了什么?為什么要割喉呢?今天割的是他,明天割的可能就是我們,因為我們連最基本的言論權都沒有了,雖然內心是這么想的,但是還是不敢去表達,只能拍手叫好:封的好,讓你亂說!

槍打出頭鳥!關鍵是,咱鳥頭就算出了也未必能解決問題。

我還是明哲保身,做只縮頭烏龜吧!

寫了,沒發。

2011年,我們去穿越可可西里,當時是8月份,蠻熱的,翻過昆侖山,下雪了,路越來越不好走,大車都停靠在路邊,等待雪停。

我們繼續前行,特別慢。

8小時走了不到100公里,一天沒吃飯。

餓得要命。

內戰開始了。

里面有個隊友是貴州的,叫豹,他爆發了,羅列了我N多缺點,例如缺少組織能力,缺少風險意識,缺少……

總而言之一句話,懂懂這個人的人品也不行。

他一爆發,大家就跟著埋怨,但是不好意思直接埋怨我,埋怨天氣,埋怨自己,問自己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過,非跑來穿越什么可可西里?

有個女生后來在游記里寫過一句話:但凡是稍微充實一點的人,也不會去那種鬼地方。

我沒解釋啥,因為到了青藏高原就是如此,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么,下雪純屬意外,若是真到了雪季,大貨車早就停運了,另外這種雪很快就融化了,沒啥。

晚上,我們停靠在一個小鎮上,吃牛肉拉面。

當時我們是四輛車,決定舉手表決,你既可以選擇前進,也可以選擇后退,但是有一點大家已經慢慢達成了共識,就是雪是臨時性的,沒啥威脅……

舉手,全票通過,繼續前行。

次日,早6點出發。

豹又爆發了,理由是太趕了,晚上12點才休息,凌晨5點就起床?我們到底是出來旅游還是遭罪?旅游不應該是享受嗎?

反正嘟囔了一路子。

對這些我早都麻木了,倒讓我覺得他LEVEL有些低,他適合跟團旅行,不適合玩穿越級的,這算啥?我們進藏的時候哪天不是12點睡覺,哪天不是6點出發?堵在路上一堵20個小時都是常態,從山東到西藏來回9000公里,你想半個月往返,你想想一天要跑多少公里吧?每天至少跑10個小時!

走川藏線的時候,我們在通麥天險堵了36個小時,你想想吧,懸崖峭壁上,一不小心就掉進雅魯藏布江,誰抱怨了?誰都沒抱怨,這就是自己的選擇,是享受這種痛苦的旅行。

我覺得豹就是個憤青。

隊伍里有個大姐,50來歲,機關公務員,她給過我名片,但是建議我不要公布她的身份,她自我介紹的時候說自己是個家庭主婦,大姐姓姜。

有天,吃過飯,姜姐找到我。

她提議,開個座談會。

所謂的座談會,就是輪番批判我,大家抱著讓懂懂成長的心態去提一些建設性的意見,大家都希望玩的開心嘛,那咱有情緒都釋放一下吧。

輪番轟炸我。

有妹子在認真地幫我做筆記,記錄我這個人的缺點。

批判到最后,大家都笑了,突然發現氛圍好融洽呀,大家一起唱起了韓紅的那首歌:我的家鄉在日喀則,那里有條美麗的河,阿媽拉說牛羊滿山坡,那是因為菩薩保佑的……

那是我聽過最好的合唱,也許是身在青藏高原的緣故,這歌好聽,女生都把自己唱哭了。

姜姐站出來了。

她提議:小董咱也批判了,以前算是磨合期,接下來呢,咱要把這次行程搞好,要做到每個人都身在其中,積極參與。

然后,她對大家做了分組。

有負責帳篷的,有負責做飯的,有負責財務的,有負責倒熱水的……

每個人都有職責。

第二天,局面接著變了,仿佛每個人都是組織者,只有我自己是游客,每到拉面館,負責打熱水的妹子就把大家的水壺全部抱過去,挨著給加上熱水。

負責加油的備用司機則帶著財務去鎮上加油。

點菜的專門負責點菜。

每天都開一次小的座談會,輪番做主持,可以談談自己的人生,談談自己的理想,也可以哭,也可以笑。

旅行結束后,大家都舍不得分開,在西寧機場送走一個,哭一個。

都哭的跟孩子似的。

姜姐是西安的,她原計劃飛回去,我開車回山東,順路捎她到西安,沿途我們聊了很多。

她跟我講:帶團隊的核心是搞政治,政治的本質就是群體藝術,一定要做到引發,豹子引發了負能量,大家看你以及看這場旅行都是負面的,那么就需要讓大家把情緒釋放,所以批判了你,批判完以后,就成正能量了。

我說,很感謝你。

她說,豹子這個小伙子以后應該不會再跟大家聯系了。

我說,我也這么認為。

她說,回去后,你把這次費用退給他。

我問,為什么?

她說,他是一肚子氣的,你這么一主動,他就尷尬了,氣也就消了,否則他會成為你的炸彈,四處造謠惹是非。

我說,懂了。

回到家,我聯系了豹子,把錢退給了他,他不好意思要,退回來了,我又給退過去了,他又退回來了,我送了他一塊松拓的手表,這頁算是翻過去了。

深度旅行,每個人都會變得陌生,包括自己看自己,例如我在山東的時候,我是有各種身份的,扮演各種角色的,例如我父親的兒子,我兒子的父親,擁有粉絲的寫手等等,那么我并不了解真實的我、赤裸的我。

當進藏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變得很陌生,例如自私、卑鄙。

不僅僅是我,每個人都有類似的覺察。

2012年我們進藏的時候,有個隊友恍惚了,甚至有自閉癥的傾向,回來后見到誰都不好意思打招呼。

我問牛哥,這小子咋了?

牛哥說,他找到自己了,有些不敢認。

我問,自私?

牛哥說,他以前不認為自己自私,去了拉薩發現自己自私,接受不了真實的自己。

這個說法,只有經歷過才會懂,所以遇到騎行拉薩的,我總問一個問題:你們是原裝隊伍嗎?

幾乎都不是。

騎著騎著都散伙了,甚至同學之間都成了仇人。

夫妻呢?

有離婚的。

我法院的朋友跟老公自駕去拉薩,到了拉薩她直接飛回來了,老公自己開車回來的,回來就離婚了。

都說認清了對方的真面目。

人在一個不承擔社會角色你只是你的環境里,會表現出人性最真實的一面,或善良,或自私,或丑陋,真實得讓你覺得害怕……

在路上,搭車的女生特好泡,為什么?

在整個路上,除了你,她沒有任何靠山、熟人,你就是她全部的焦點,你長的丑無妨,就是愛你,至少此刻是。

天涯上有個帖子很火,有個常年往返成都與拉薩的司機,他寫了自己的艷遇史,睡過100多個驢友。

就是這個心理。

你可以鄙視他,也可以鄙視她們。

但是,在那個環境下,你就是他,你也是她們。

俄羅斯有個視頻很火,一個人拿1萬盧布去試路人,不到1000塊錢,例如讓男生穿著衣服當著眾人的面跳進湖里,例如讓女生到車里讓自己摸摸……

甚至讓女生舔自己的鞋底。

我們會嗎?

肯定不會!

前些日子,中國有個測試團隊也做了一個類似的視頻,拿1萬元隨機測試情侶,問女生是否愿意陪自己去酒店待一個小時,把這1萬元給男朋友,若是不愿意,可以不斷地加碼,一直加到10萬元。

結果?

男生慫恿女朋友去陪。

女朋友自己也同意,想想家里的房貸、車貸。

假如問我?

我肯定不同意,10萬元就想睡我女朋友?

沒門!

看這個視頻,我在想視頻后的故事,當女生跟著對方去了房間才知道這是一個路邊測試題,她會不會特別生氣?

仿佛自己丟了10萬元?

男生是不是也覺得自己丟了10萬元?

女生會不會覺得很惡心?感覺自己在男朋友面前這么廉價?為了10萬元就讓自己去賣?

憑空產生了這么多矛盾,你說測試小組壞不壞?

人家俄羅斯做測試的那個是真給。

你是假給!

我在想,假如寶馬4S店推出一項服務,只要陪寶馬經理睡一次就送一輛寶馬3系,會不會滿城盡飆寶馬車?

女人會不會心動?

老公會不會同意老婆去換個寶馬?

是寶馬重要還是道德重要?

例如偶爾閑聊的時候,我問女生們一個問題,給你們100萬現金,你們睡不睡?

全是NO。

為什么?

她們都知道這是測試題。

而路邊測試為什么更貼近人性真相?

因為,他們感覺那是真給。

而她們知道我是假給。

當知道是假設時,人們總會習慣性把自己高尚化……

每個人都有砝碼的,如果陪睡一次可以免試考上公務員,那可能床都壓塌了,我們總喜歡談忠誠,忠誠于國家,忠誠于事業,忠誠于家庭。

我們真的忠誠嗎?

有個小伙子是在網上賣外國油畫的,這個市場有個特點,只要是國外的價格就會很高,哪怕是朝鮮的也能賣到1萬元以上,而國內的油畫普遍就是1000元左右,我說的是淘寶拍賣市場。

小梁想做這個市場,他有銷售渠道,也就是說賣不是問題,關鍵是貨源解決不了。

例如日本的油畫、歐洲的油畫。

小梁去找牛哥。

牛哥的建議是:挖墻角!

小梁瞬間領悟了,先挖了同行的部門主管,給出了雙倍的工資,你在原來公司年薪10萬,那過來吧,給你20萬。

然后由這個部門主管把歐洲、日本的供畫渠道給挪過來了。

我也做過一段時間的油畫,我主要做芬蘭、德國、日本的,主要是讀者幫我去搜集,然后我在國內銷售,特別是歐洲油畫特別便宜,我曾經淘過一幅油畫100多年了,才賣2萬元,拿到國內就能賣10萬以上。

但是面臨著同樣的問題,就是一旦供貨渠道熟悉了你的套路,他就不會跟你合作了,自己就能賣,何必找你呢?

背叛的問題。

背叛我又沒有成本。

牛哥說,以前做電動車都是這么搞,新上一個工廠,沒有技術人員咋辦?很簡單,去同行挖,直接給雙倍的工資,把管理層拉過來,就等于組建了一支成熟的團隊。

從這點可以看出,對待事業,我們只忠誠于工資。

不能說誰背叛了你,只能說你給予的已經滿足不了對方了,假如韓國歐巴,我媳婦的偶像來追我媳婦,你說她會走嗎?

不走,說明她太傻了。

人是簡單的,簡單得就跟一頭豬一樣,我看過天葬,死者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,平鋪在草地上,一群禿鷹撲上來,先啄內臟,然后是大腿、胳膊上的肌肉,老喇嘛拿錘子不斷地敲打著堅硬的骨頭,最終只剩個鮮紅的頭顱了。

都被吃了。

一切都結束了。

我覺得這種信仰又蠻好的,至少能安慰自己,也可以理解為欺騙,告訴自己孩子是去了天堂,不用擔心,不用害怕……

因為我們沒有信仰,又知道生命短暫,所以總是害怕失去,怕生病,怕死亡,甚至怕孩子凍著餓著,昨天在路上遇到一個大姐,她叫住我:懂懂,我覺得你寫的你媳婦就是寫的我。

我說,那很簡單呀,你去上班呀!

她說,你說的我都懂,但是我生怕沒人照顧孩子。

我說,你死了,孩子也能長大。

她說,我知道,可是不忍心。

我說,那就沒救了。

她說,什么道理都懂,就是不想把孩子交給別人去帶。

我說,我以前總覺得媳婦特別笨,開不了車,于是我是拒絕她開車的,后來她有車了,開得蠻好的,其實學會相信別人是一大進步。

她做不到,還有一個原因,家庭沒有經濟壓力。

我說,你老公是瞧不上你的。

她說,我知道。

我說,那去讀書呀!

她說,從小就不喜歡讀書,咋可能去讀書呢?要是喜歡讀書也不至于今天這樣!

對,她說到根上了。

那天,打完球,我出門,我平時去的球館在校園里,恰好遇到孩子放學,倆孩子在打架,大孩子打小孩子,打得很猛。

校車司機上來就給了大孩子幾個巴掌,踹了幾腳。

有人在錄像。

我在想,要是發到微信朋友圈,這個校車司機要下崗了,甚至被人肉,因為看視頻的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正義的化身。

我全程觀戰了,其實校車司機才是正義的化身,他要是不這么做,那個大孩子能把小孩子打死,真是往死里打,把頭按到水泥地上反復地撞……

我都想踢他幾腳。

對人性認識越深,越不想去贊美什么,也不想去批判什么,因為那只是人性而已。

東營發生了一個事。

在游樂場,一個男孩把一個女孩弄倒了,女孩父親接著一腳把男孩踢倒了,男孩疼得很久沒爬起來。

這個視頻被傳到了朋友圈。

結果?

人肉出來了。

有打電話罵他的,有去堵門的,有潑墨水的,有組團去打他的。

我在想,這個人在東營是待不下去了。

這個事,其實是可以理解的,一個做了父母的人是看不得孩子受半點委屈的,兒子做體檢的時候,一個護士給一個小孩扎針,兩次都沒找準血管,應該是個實習生?家長接著給了她一巴掌。

家長其實也是無意識的,就是心疼孩子了。

以前我真不理解。

現在,真的理解。

也不是故意的,可能就是瞬間控制不住情緒了……

我在我們群里,也會遇到較真的人,就跟豹一樣性格的,什么事都較真,從我個人成長而言,我應該是尊重百家爭鳴的,誰說什么我都要接受。

但是,有些時候還真討厭他。

因為負能量是很容易被引發的。

那咋辦?

拐彎抹角就把他趕走了。

我在努力地保證整個輿論的正向性、可控性,例如有人說什么爛書?不就是簽個名嘛,現在誰還看書?

大家一想,的確,不就是本書嘛,又沒啥價值。

但是如果有人反著引導呢?

例如賈平凹是誰?莫言是誰?是大作家呀,咱的書上有他的親筆簽名,這是千金難求的……

那又是另外一個場景。

人,總是容易得意忘形,好為人師。

人家客氣一番:有意見盡管提。

你可千萬別傻,以為真的可以提,誰喜歡被挑刺?你挑了刺還要補上一刀:我是為你好!

算了吧!

這一期我送的書是尤鳳偉的《滄海客》,原名《中國一九五七》,這本書寫得非常好,寫的反右運動。

大家可能只記住了文革浩蕩,其實對于中國知識分子而言,反右才是真正的災難。

反右運動是怎么來的呢?

毛主席說,咱呀,要百家爭鳴,大家多提意見。

于是,輿論開始引導百家爭鳴。

一時間,各學者紛紛表達意見,又是提出了要民選,又是提出了各黨派輪流坐莊。

你這不是蹬鼻子上臉嗎?一看,這架勢,你們是要造反呀?

反右就是這么來的!

讓你提意見?讓你牛B?你還輪流坐莊?!

看你還敢不敢?!

有被打成右派的老教授,即便是今天,跟人聊天的時候都要先關上窗戶,生怕窗外有耳……

老教授看來的確跟不上時代的步伐了。

你不知道,現在可以錄音嗎?!

歷史,從來都是不斷重演的,那天我調侃了一句:群上的這么多朋友,今天可以說是我的讀者、我的朋友、我的支持者,但是若真的有那么一天,你們就是我最強有力的批判者,我開過的玩笑、我說的話,都會成為我的罪證。

還是好好對大家吧,為了到時大家踹我的時候,腳下留情。

輕一點,我疼!

 

標簽:

評論已關閉!

Copyright © 玩游戲賺錢_什么游戲最賺錢_最全面的游戲網賺交流平臺 保留所 有權利.   Theme  Ality 站長QQ:【786675897】站點地圖

用戶登錄

分享到:

马会内部三肖中特